返回列表 发帖

[完结] [10-07-24][柯哀]White Hyacinthus

Chapter 1
空气弥漫着硝烟的味道,让人压抑得感到窒息。

当他将决战的消息告知于她时,她背对着他,没有回头。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她喃喃地念道,眺望远方,那眼神,是迷茫而又无助的。

他莫名地心痛了起来,下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别怕,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她微微一惊,转身凝视着眼前的少年。他的脸上写满了认真,嗳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躲闪。似乎并未想过做出这个动作的原因以及这个举动会带来怎样的反应,仿佛一切都是出于自然。

她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向他报以一个浅浅的,好看的,忧伤的笑容。随后,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掌中抽出来,尽管,他的手心,很温暖。

那种隐藏起来的充满了甜蜜芳香的“罪恶”,会让她不安。何况,她害怕,也不愿再去承受,那种放手后深深的失落所带给她那冰冷与孤独的感觉。

所以,她只能强压住一切不舍,先选择离开,哪怕内心有多么的留恋。

但她是灰原哀,自然不会将这种感情展示在他面前。于是,她微带邪笑地戏道:“阿拉,工藤君,你是不是太久没见到心上人神经错乱了呐。”

他一愣,片刻便反应了过来,正欲张口反驳,却又不知该如何才能挽回眼前的局面。瞧见她略带笑意的神情,他无奈,只好翻出经典的“半月眼”无声地抗议,以此来宣告自己的主义:沉默是金!而那不经意的细腻早已被他那郁闷的波涛所淹没。

几乎天衣无缝的演技终归是瞒过了侦探那双明察秋毫的眼睛。笑靥如花的外表下内心早已是一片荒凉。

她憎恶伪装,她渴望以最真实,最单纯的面目在蓝天下呼吸,但她不能,也不敢。

因此,她在逃避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不是肉体上的伤痛,却蔓延了整个灵魂及一生。

所以,她必须尽快去一个无人的角落,将自己,和所有,紧紧包裹起来,以免赤裸裸的伤口暴露在炎炎烈日下与他人的目光中。

于是,她故作胜利者的喜悦,伸出两指放在唇间,发出一声长啸,“COME ON,江户川。”她笑得格外机灵古怪,说罢,以王者的姿势转身离去。

走出近十米的距离,她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小心。”清冷的声音,严肃的语气,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诙谐,却不乏不易觉察的关心。简短的两个字,在乾坤大地上依旧清晰可闻。

简简单单地丢下这句话,她又向他的方向微微侧过脸,投去蕴意深长的一眼,随后,迈开轻盈的步伐,向前走去。

“原谅我最后一次这般唤你吧,江户川。”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抬头仰望天空,眼里,尽是哀伤。


CHAPTER 2
熊熊的火焰燃烧着组织的总部,光的火红染透了半边天,照亮了每一个人的面庞。

“一切都结束了么?”她的茶发飘扬在空中,淡淡的语气里充满了忧伤的情结。

枯黄的叶片在秋风中徐徐盘旋着,最终飘飘悠悠地落在了地上,被泥土掩埋,不见踪影。

这些,似乎都在暗示着些什么。

凋零的落叶,凄清的秋风,消失的痕迹,悲凉的情怀。所有所有,都逃不过结束的宿命。

EDOGAWA CONAN AND HAIBARA AI,也在劫难逃.

她的哀伤藏在淡淡的笑容里,美丽而又孤独.

而唯一能够理解这种情感的人,却早已沉浸在另一份喜悦之中了.

或许也并不会完全读懂,但那对于她来说,并不重要.至少,他们能够并肩站在一起,一同观看这个落寞的人间.

但如今,一切似乎都已经不存在了.当江户川柯南与灰原哀再次成为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时,他们就宛如两条平行线,再无任何交集.

现在,她只需要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就可以结束一切了.也许再过不久,她就会彻底的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不再出现.

于是,她留给他APTX的最终解药,和一个匆匆离去的,寂寞的背影.

忽然觉得少了什么似的,他从喜悦之中清醒过来,却不见她的踪影,四处张望,却再也无法从茫茫人海中寻到她的身影.那一瞬间,他的心底掠过一丝莫名的失望.

也许是自己习惯了她在身边的陪伴吧.他想.但他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习惯,亦是生活.冥冥之中的芸芸众生所拥有的每一天时光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习惯,都在岁月的一点一滴的流逝中沉淀了下来,最终堆积成了生活.

其实他只需要不费多大劲的,稍稍用等量代换的思路思考一下,便能求出之后的答案.

可他并没有.此时此刻,他的思维早已被另一个女孩占满了.

那个苦苦等候他的女子,那个如天使一般的女子,那个令人疼惜的女子.他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去补偿她.

良心的愧疚谴责着他,将他心中的疑虑早已抛之于九霄云外,令他无法顾及.

但或许也只是一个借口呢,也可以说是,他胆怯了,他逃避了.

过于得仓促,让他忽略了真正的本质.

还有,那一双凝视着他的,冰蓝色的眼睛.


CHAPTER 3
组织瓦解后,她索性将生物钟倒了过来,在白昼与黑夜的交替间整整睡了两天两夜.

不过用"躲"字来形容,似乎更为贴切呢.

当她第3天走出家门的时候,这样说或许也不够准确,毕竟从理论上来说,阿笠宅也只是一个暂时安身立命的地方,但在那儿,她的的确确找到了家的感觉.

再次与久违的阳光相接触,她不由地感到刺眼.抬起手遮住双眼,环视四周,她立时发现了小镇的气氛变化,因为工藤新一的归来.

如果你置身于那个时候的场面,你就可以看到街上的年轻MM或是漂亮的少妇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脸上还时不时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那种秘密而又张扬的笑容.而她们的话题也总是离不开四个字:工藤新一.

当然所见所闻的并不可能仅仅是如此.同样的,在人潮如水的米花街上,众多女性TZ手持明信片,数码相机之类的东西不约而同地向同一个方向奔去.自然,她们的目的地也只有一个:工藤宅.


"无聊,她嘀咕了一句,关上门转过身去,却差点儿撞上一个人.

KUDO SHINICHI.暧蓝色的眼眸,英俊的面容撞入她的视线,他帅气的面庞便那样放大地呈现在她的面前.在那一瞬间,她仿佛感到呼吸的停止.

多年坎坷的经历所赋予给她的冷静使她没有失态,迅速平静了下来.

"你"招蜂引蝶"的技术可真是一流呢."她指指窗外那如水般的人流,说道.

他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没办法呐.兴许是前天去找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弄得被八卦记者偷拍到了,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咧了咧嘴,苦笑了一下,"我还是从后门偷偷进来的呢."

"哎呀,没想到大侦探也有私自闯入他人住宅的时候."她掩饰着心中淡淡的惆怅,戏道.

他只好尴尬地笑笑,岔开话题."听博士说你这两天状态不太好,所以过来看看."

"托您的福."她缓缓走到电脑桌前,"要不是为了某人的解药,我犯得着不分白昼黑夜的"玩命'吗?她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似乎有着极大的不满.

"你这女人还是这么不可爱啊."他摊开双手,做无奈状.

她轻轻地在桌前坐下,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打开液晶显示器的开关,眼前的光线一点点地亮了起来,屏幕上漂浮着一片片如羽毛般的WHITE HYACINTH 的花瓣,洁白得可爱。

他随手翻起她桌上的一本册子,封面上印着白色风信子的图案,摊开书页,映入眼帘的依然是那纯白的花儿。

“噫,HAIBARA,打算转行专研园艺呐?”他侃道。

她白了他一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他手中抽走了那本册子。

“还是多关心关心侦探事务所的那个女孩吧,小心有人把你的心上人拐跑了哦。”

她不去理会心中的伤痛,巧妙地回击道,任那血淋淋的伤口再度添上几道伤痕。

“要你管啦。”他的声音里微微透着几分不满。但在那瞬间,少年的脸上分明多了一丝羞涩的神情。

这一些,都被她静静地看在眼里。

是错觉么?

当然不会,她在心里立时否决了这个答案。她明镜似的清楚,那决不是因为自己。

她波澜不惊的脸上写着淡淡的自嘲,还有一种叫忧伤的东西,藏在深色的眸里。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粗心”的他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她细微的变化,自顾说道,“等会我还得像007那样偷偷溜回去呢。”末了,便朝后门的方向走去。

“可是大侦探,你好像忘了。”一抹恶作剧的笑容浮上女子的唇边,遮掩了那藏在眼里的忧郁的东西。“PLEASE THIS WAY。”她伸出纤纤玉指往玄关门的方向指去。“否则我可以告你私自非法闯入公民住宅的哦。”她的语气里满是颇有兴致和“温柔威胁”的意味。

“喂喂喂—”少年叫了起来。“这不是存心想让我去喂鱼嘛。”他不满地望向她,只见女子正手持一把银色的小勺,悠闲地搅拌着手中端着的一杯咖啡。

“偶尔试一下,也无妨。”她一幅轻描淡写的样子。“除非,”她瞥向他一眼,“某人愿意补偿我一个芙沙绘的包包。”

“呃,这个……”他的额头上冒出了一个“十字路口”。“用不着这样剥削吧?”

“凭你的家底,还用担心么?”她轻轻地抿了口咖啡,说道。

“算了,就当是无偿奉献好了。”他檫了檫身上的冷汗,“你这女人还真是恐怖呢。”说罢,便拉开后门,转眼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空气的温度似乎顿时低了下来。她轻轻地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任茶色的刘海遮住双眼,却怎么也遮掩不住那份挥之不去的忧伤……

CHAPTER 4
不久之后,传来他与ANGEL即将举行婚礼的消息.

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牵动了一下嘴角.

婚期定在了5月18日,ANGEL的生日.

呵呵.她浅浅地笑了一下.5月18日,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生日礼物呢.

自己离开的日子,也快要到了呢.

原来,一切都是有保质期的呢.那个"我会保护你"的誓言,也应随着岁月的流失,风干了吧.

至于当初那个芙沙绘包包的允诺,也不过是随口的一个玩笑罢了.

她直起身,伸出纤纤玉指在透明的玻璃窗上轻轻地划下一道无规则的弧线,然而指间所处的,只有干燥而冰冷的玻璃。洁净的窗户上,似乎并未留下什么游丝般的痕迹。

她一怔,随即,嘴角边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窗外早已是春风和煦的五月,上野的晚樱,应该也开得很烂漫了吧。她知道,那个杯户市饭店的雪夜,再也不会回来了.

江户川柯南与灰原哀的年华,也一去不返。

也许自己注定就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吧。她望了望那扇窗子,淡淡地想到。那眼神,如同一个过早苍老去的孩子。

片刻,女子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身后的房间。

月光如水。

一个影子从淡淡的银辉中走了下来,轻盈的步伐在这寂静而安谧的夜里显得孤独而又坚定。

骤然,茶发女子的脚步停了下来。

皎洁的月光下,工藤新一的背影伫立于她的眼前。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气息,还有那无法遗忘的共同的记忆,刹那间充满了她的整个世界。

男子似乎是感触到了身后的异样,转过身静静地凝望着她。

“灰原。”他用一种不可名状的声音低低地唤道。

她冰蓝色的眸里多了一丝温暖与哀伤,为这熟悉的萦绕在她耳际的声音。她明白,他是她的劫,是她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但当明日的黎明来临时,一切都将永成回忆。

那不可触摸,不可抵达的回忆。只能深深的无奈与沦陷。

她也便那样静静地注视着他,不再言语。

彼此的千言万语,便这样收藏于各自的心中,淹没在这沉寂的夜里。

男子率先打破了沉默,从上衣的口袋中拿出一张请柬。

”明天,能来参加我和兰的婚礼吗?“他问道,淡淡的语气里不知为何夹杂了丝许落寞。

她迷离的眼神流转于那张精美的请柬上。与一般的请贴相比,精致了许多。大概是男子特意亲手制作的。

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伸出白皙的手接了过来。

“那,我祝你们幸福。”她浅浅地笑了,笑得如此的凄美。随后,与他檫肩而过。

走完这一程,工藤新一与宫野志保,将再无任何交集。一切,都将化封为尘埃,连他那追随于她的,说不清的目光.

CHAPTER 5
翌日,工藤新一与毛利兰的婚礼。

男子环顾四周,却依然不见那抹茶色.一种莫名的怅然若失的情怀油然而生。

那个叫作“阿笠”的慈祥老人无不难过的告诉他,“小哀走了,没有一点预兆的走了。”

他回想起昨夜她那双清澈的眸子,原来那是她最后的诀别。

真是,讽刺呐。

他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叹息一声。

回到工藤宅后,他意外地收到了一个邮寄的包裹,打开,从中掉出一张精美的请柬。正是那晚她收下的。包裹里,还有一本小册子,大片大片的空白上点缀着朵朵如雪的白色风信子,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他的心没有来由的沉重与惆怅了起来,也许是为这触动他心弦的白色风信子,也或许是为了那个茶发女子。

他将那张请柬和那本册子放在书房架子上的最底层,连同那个叫“灰原哀”的茶发女子,一起埋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往后的日子过得温馨而简单,只不过贤惠的妻子总是时常提起那个叫“柯南”的邻家小男孩,还有那个名叫“灰原哀”的,令人怜惜的女孩子。

每逢谈论到这些时,他总是静静地听着妻子一个人的叙述,而这时,娇妻便会向他抱怨一点都不记挂他人。每当这时,他总是淡淡的微微一笑。可那笑里,似乎又包含着些许沧桑与无奈。

不提起,并不代表遗忘,只是珍藏于心底,不再开启罢了。

一年多后,他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孩子很漂亮,有着一双湛蓝的眼睛,像她。

但截然不同的是,那是快乐的源泉,而那个茶发女子的眼里总有着淡淡的忧伤,还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

当问到孩子的名字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小艾。”

是的,工藤艾。

艾,非哀,亦非爱。艾,哀而不伤。这既是他所期望的,也是对那个茶发女子的怀念。

三年后,工藤艾的生日。

早已会咿咿呀呀说话的小女孩手抓一支手电筒跑进了他黑漆漆的书房里,只听“哐”的一响,似乎是撞上了书房里的架子,紧接着“簌簌”的几声,有什么东西从书架上掉了下来。

他顺着声音,心疼地赶了过来,却听见女儿兴奋的声音,“爸爸,你快过来看呐,多么漂亮的花啊。”

他走到女儿面前,俯下身来,只见女儿用小手指着印有白色风信子的图案,仰着脑袋天真地问道。

再次见到这如雪的白色风信子,他的心中一阵心潮澎湃。“是的宝贝,很漂亮。”他抚摸着女儿的头说道。

女儿心满意足地笑了,随后又 低下头来继续翻着手中的那本册子。他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那个女子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爸爸,你看。”女儿稚嫩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这上面还有字呢。江,江—户—,爸爸,这个是什么字啊?”

他心中一震,接过女儿手中的册子与手电筒。在手电筒散发出来的光芒的照耀下,他清楚地看到,在每一朵白色风信子的图案上都有着用荧光笔写下的,娟秀的几个字:江—户—川。

他突然记起,白色风信子的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爱。

刹那间,他读懂了一切,连同那个茶发女子眼里的,说不清的东西。

那是一种,叫作爱的东西。

还有对爱的渴望,不舍,与成全。

只是,一切都太迟了。

到底是过错,还是错过,他不知道。


他忽然想起,那个月光如水的夜晚。他默默地望着她远去。在某个瞬间,他忽然觉得,她那曼妙的背影就如同一朵盛开于悬崖的白色风信子。她的身影终归还是消失在他的视野里,而一朵美丽的白色风信子却定格在他的视网膜上,永不散去。

他知道,其实,在很久以前,自己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

有什么晶莹的东西,落了下来,滴在白色风信子的图案上,如同晨曦里美丽却一触即逝的露珠。

那又是谁,久违的泪?
                                                      THE END

PS:这是本人在百度里发的一篇文,发到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

能够写到这么多很不容易呢~~首先先给你加个油哦,期待更好的作品。
再一就是,希望剧情感能更多一些。:)
                -------你是我这一抹最悠然的绿。         

TOP

白色的风信子
错过的爱
哀的结局

TOP

白色的风信子,虽然没见过,不过应该是很漂亮的花吧,不敢表露的爱,文很好看,感情描写很细腻~~支持一下~~

TOP

不论是过错还是错过,或许对于哀来说,只要爱过就足矣。

TOP

希望结局是:工藤去找灰原,然后在一起。
茜網戸の下で、私は縁がない。黄土畦に愛の勝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