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完结] [10-08-10][新志]麻醉

本帖最后由 零若依 于 2013-7-12 20:00 编辑

这文一开始是在新志吧发的~~~咳咳~~~~
————————————————————————————————————

所有疼痛与血液的温热在刹那消失。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局部麻醉。也不是没有听到护士小姐在努力地和自己说话以不让她昏睡过去。但还是疲倦地闭上双眸。
她的脑海里,不停地重播着那个栀子般的女孩子拉着自己冲出火海的瞬间,还有那个侦探在火光中被焦急愤怒心疼而扭曲的,却仍然非常英俊的脸。
非常英俊。
说来可笑,这是她当时唯一的想法。她从来不知道他有那么英俊。
还有GIN。他倒下的那一刻,对伤痕累累的她说,sherry,你终于还是逃脱了。
想起那一幕幕,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是啊,终于还是逃脱了。所有的一切,以一种苍凉而惨烈的姿态落下帷幕。只是,没有感到一点点轻松和喜悦。
数不清自己的双腿里有多少弹片。反正它们现在已经失去知觉。右肩锁关节也被GIN射进一颗子弹。或者更多。
她这样想着,不由地担心起其他的人来。比如她,还有最重要的,他。
有人在她的右颈注射麻醉剂。以她对医学的了解,她知道在这个部位麻醉极其危险。因为经络复杂。如果稍不小心,便会丧命。她想说,不要取右肩锁关节的子弹。就让它留在那里吧。但已然失声。
双眼紧闭。她在黑暗中却异常清醒。远远望去,除了双腿沾满星星点点的血迹,她的上半身仿佛脆弱的瓷偶,随时都会支离破碎。
感到喉咙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扼住,呼吸艰难。心跳的声音忽然无比强劲,心率急促。她看到一个漆黑的漩涡,而自己正在控制不住地掉下去。
濒死反应。大脑居然还能如此冷静的做出判断。
苍白的手立刻紧紧抓住身边的人。她不管这个人是谁,她不想死。
是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求生欲望那么强烈。也因了答应过姐姐,要好好活下去。还有他也说过的……不要逃避。
她看到了与他在一起时的一段段记忆,在那个漩涡里飞快的闪现。那么生动鲜明。还有博士的脸,那群孩子的脸,甚至,自己的姐姐和那个栀子般的女孩。他们看着自己,沉默。
他第一次见到自己时的惊怒。
她抓着他的衬衫,伏在他胸口声泪俱下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你有那么强的推理能力,却没有救活姐姐。
他把自己从爆炸的公交车里救出来。
……
再后来,她把那颗蓝白相间的药丸轻轻地放到他的掌心。
他说灰原,如果你真的要去。答应我,别管我怎么样,你要活着回来。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你。
这些影像让她流泪。身体也只有双手是完好无缺的,所以她徒手挣扎。她想再看他一眼。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她听到手术室变得嘈杂。大家惊慌地手忙脚乱。电话铃声,脚步声,催促声。
——快点,打给院长!!叫他过来,出事了!
——等等,有没有应急措施?
——注射激素,快!
她还是继续沉下去。望着那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不断地吐出记忆。紧紧抓住那个护士的制服,指关节发白也无济于事。是真的要死了么。好不容易可以活下来的。上帝太不公平了啊,居然在麻醉中出事故。太荒唐了。真是——怎么样都让我死掉吗。
嘴角渗出苦笑。那就死掉吧。竟是这样想道。但是为什么,还是那么不想放弃呢。右臂有轻微的刺痛感。但是她没有力气去看出了什么事。
遇到他,自己真的改变了不少。什么时候也有点不甘愿被命运摆弄了。
无底洞突然不见了。呼吸也渐渐变得顺畅。她知道,她又侥幸地活了下来。
于是气喘吁吁地睁开眼睛。自己算是已经死过一回了吧。
还有多少不幸,在狰狞地等待她呢。就好像,全世界都在不甘寂寞地狂喜地叫嚣,不要让她待在这里了,这个世上所有的路,都是为我们正常人准备的!
工藤君……这是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


特护病房。
他担忧地看着她。洁白病床上的女孩子均匀地呼吸着。神色不知为何有一丝隐忍的哀伤。尽管有些许迟疑,但他还是伸手,仔细地替她掖了掖薄薄的毛毯。
为什么还是没有醒来,灰原你这家伙。他重又在床沿坐了下来,眉目中含着深深的焦急。都已经三天了。灰原哀你让博士睡不好觉很开心是不是!
过大的音量让走廊上的人们好奇地停了下来。他尴尬地鞠躬,不好意思。
他一直觉得,现在这张床上仍然处于休克状态的女人,是他人生中的劫数。从他第一眼看到她,他就清楚地意识到了。他曾经非常强烈地恨过她,因为她破坏了他的原本正常幸福的人生轨迹。但是……
她对于他来说,是特别的。该死,他为什么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望着她精致的脸颊,虽然并无多少血色,但仍然很好看。他又不得不承认。
工藤——我脸上有什么吗?
他从凳子上蹦了起来。虽然被吓了一跳,但用膝盖想想都能知道这气若游丝的声音来源于何处。于是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醒了,这个女人。
灰原!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三天!尽管她已是宫野志保,可他习惯这么唤她。
工藤君,这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你为何要怨我。她吃力地吐字,轻轻一句话却让他哑口无言。是的。她就是一直有这样的能力。从相识的那天起。他觉得实在太可怕。
你知不知道,我在麻醉过程中经历过死亡。她似乎没有觉察出他的无奈,平静地叙述,仿佛是他人之事。
他立刻愣住,面容僵硬。怎么回事。
濒死反应。一个人临死前或许会看到很多东西。应该听说过的吧。大侦探你。她仍旧波澜不惊,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么。你,博士,那群孩子,她。关于你们的回忆组成的黑洞,一点一点把我吸进去。
他不知道去怎么接她的话。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出这种事情。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差点——他实在不想说出那个词。
颈部麻醉。她漫不经心的语气,让他感到匪夷所思。这个部位的麻醉,最好谨慎一些。她事不关己地仿佛是在进行医疗讲座。
喂——你也稍微也要显得——害怕一点吧……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都已经过去,现在害怕作甚。当时,我倒是很绝望。幸好及时注射了激素。要不然我就见不到你了。
他心头一紧。眼前的女子仍旧一副清冷模样,说出的话语却令他动容。不禁上前,宠溺地揉了揉她已经及肩的茶发。掌心是令她欢喜的温度。
这是她的记忆中,自己与他最近的距离。
她听到他说,灰原,对不起。
不是你的原因。工藤你道歉又是何必。对了,她呢?她忽然记起,不知那个天使般的女孩子有无大碍。
兰她出院了。除了几处烫伤和扭伤,她很健康。他安慰似地对她说,你安心地把身子养好。不要太操心。我走了。兰说她想去看电影,我要去接她。
她轻笑,好。表白的话,你要尽快。
于是看到他的无奈,灰原你都已经是伤员了怎么还那么毒舌。
有关系么。她把头别向另一边,不再看他。她知道他们之间就只能到此为止,而已。但是,她知足。
他摇头苦笑,然后离开。这个家伙,果然一直都不可爱。
没有看到后面,她笑容惨淡。


望着工藤新一离开,宫野志保想。
如果心脏可以麻醉。
那她,是不是,就感觉不到它碎裂时的疼痛了。
很多很多天以后。工藤新一想。
如果不是因为青梅竹马的等待与泪水。
那他,是不是,就可以早一点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

■        SO MUCH FOR THE HAPPY ENDING
他从毛利侦探事务所下来,心里一片清明。他由衷地祝福那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如果没有那家伙,那么,自己与那个女孩子真的会有一段顺理成章的完美姻缘。
但是。
想到这里不禁微笑。自己的人生转折点还真是多。
他到花店去买花,然后坐上了计程车。
米花综合病院。他说。

她开门。然后看到一大捧的红色郁金香,以及其中带笑的英俊的脸。
非常英俊。
她也笑了,侧身让他进来。
她想他们彼此都知道,红色郁金香的花语。
———————————————fin.-----------------------------------------------------------------

红色郁金香什么最喜欢啦>_<
麻醉的时候真是揪心啊
哀界13岁生日快乐(* ̄︶ ̄)y

TOP

红色郁金香﹣﹣爱的宣言,喜悦,热爱。
但是为什么不是玫瑰呢?哀酱最喜欢玫瑰的深红不是么?
不管怎么说,写的是很棒啦
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人坠入地狱,那么我来承受,所有的罪孽,只因为想看到,你的15度微笑

TOP

应该是红色郁金香和红色玫瑰  

TOP

红色郁金香的花语是什么?
茜網戸の下で、私は縁がない。黄土畦に愛の勝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