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从灰原哀崩坏与边缘化谈起

先从所谓「转变」谈起:一个角色行为模式先后不同,可能是合理的蜕变,也可能是不合理的崩坏,是否具说服力的关键在於能否在角色的背景与际遇中找到转变的理由。举詹姆斯为例,32集首度登场,他精确无误地分析新一的计画并冷静配合,展现出卓越的推理能力与应变力,却在58集沦为唯秀一与柯南马首是瞻的闲角,而这样的裂变全无合理铺陈(何况除却脑部受伤,人遇事会改变的也应该是思想、性格层面而非智商吧!╮( ̄﹏ ̄)╭),我不知道其他读者是怎麼想,至少我觉得詹姆斯前后根本是两个人(或说他是被作者彻底放弃的角色)。从前说过青山笔下的FBI著实令人无言,詹姆斯、茱蒂(为什麼都身为女性FBI,同样28岁且爱人死於非命——秀一还活著啦!南空直美是那麼样冰雪聪明冷静沉著——虽然DN女角整体智慧水平也不怎样。茱蒂却被这样恶搞…… (╯-_-)╯~┴—┴)与其他FBI探员除了在柯南大明神圣光普照下感佩不已大惊小怪外别无戏份,柯南彷佛鹤立鸡群,我不知道这段描写是要彰显柯南聪敏(普遍说法;不说彰显秀一在於后者很快退居幕后。如果真为彰显柯南,我只能说并不成功——没感受到柯南多麼神武英明,只觉得对於FBI的描写欠缺水准)抑或揭示FBI尸位素餐?然而一部作品成功的根本前提为合理,亦即经得起常识性检验。一个最简单的问题:FBI有可能仅有这种水平吗?地基若不稳固,居其上的建筑物又怎会坚固?当基本描写不具备起码说服力时,无论作者原想表达的是什麼,具体成果或许都要打个问号。



     回到哀的身上,我觉得她是性格、能力两面向都严重崩坏的角色,暂且不一一列举哀性情崩坏的桥段做较细致的讨论(留待日后再来和自己过不去…… (╯-_-)╯~┴—┴),只以两件事情为例:一是为静电所扰时,胡乱地给柯南白眼;另一则是死罗神事件中,哀将解药随意置放在感冒药的瓶子中。角色性格是否扭曲许多时候涉及读者对角色的主观认知,举这两件事情为例乃是因为不需针对角色性格探讨,仅需考虑基本人设便能看出不合理处:当初青山对哀的设定是18岁便做出APTX4869的科学家,即便忘了怎样处理静电(这已比扯铃还要扯),维基、google、百度任君挑选,理应不难解决;而有哪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会这般轻易遗忘实验室的基本规则吗?不与往昔观察力敏锐、遇事冷静应对且行事谨慎的哀对照,就算拿一般人的标准来衡量,也是不及格的。何况静电原理、将**分类并贴上标签都只是小学自然科学教育基础内容啊!类似情节近期可谓俯拾即是(哀的能力与重要性前后存在强烈落差,49集堪称分水岭),角色行动缺乏起码的合理性与逻辑性。而哀的边缘化同样也能从感情线与主线两面向谈起:感情线的断裂始自漫画42集,主线的断裂则始自漫画49集。

     固然有不少经不起反复推敲之处,幽灵船系列整体来说仍是相当吸引人,剧情流畅,节奏拿捏极佳。从这回起,哀在兰的身上找寻亡姐影子(其实我总纳闷,兰跳出来以后,为什麼不是踢掉贝尔姐手上的枪,而是看准目标直接就往哀身上扑?在深山制作巧克力那回惊险程度不下本篇,兰与园子遇见持枪行凶之人,兰所做的也是伺机攻击对方,争取生机,而不是直接往园子身上扑啊),也从这回开始,几无任何哀对柯南的情感的描写,且无丝毫关於她心境转折的描写-_-b时间点刚刚好,究竟是巧合或是另藏玄机呢?╮( ̄﹏ ̄)╭作者是怎麼想,创作动机为何?读者固然无法确切得知,却能根据文本讨论相应描写是否合理。首先要探讨的是明美与兰到底像不像?我始终是一个逻辑:明美是好女孩,兰也是好女孩,就如同凤凰很漂亮,天鹅也很漂亮,而且都能够优美地展翅高飞,至於两者像不像呢?作者对明美的具体著墨实在太少,要讨论她的性格特质缺乏足够的例证,姑且略过不谈,只谈哀与秀一认为兰与明美相似合理与否。哀与秀一可说是明美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人,他们的认知想必极具说服力?我的感觉正好相反,始终觉得,兰与明美相似这个设定,创作者刻意引导成分不小,斧凿痕迹太重,是将角色塞入预设框架的粗暴作法。存在违和感的关键不在兰与明美两个人本身像不像,柯南角色小团体化情形相当严重,除员警组外彼此几乎都没有交流(ex.少年侦探团与大阪双人组曾有几次同时登场呢),要让哀把兰当姐姐,最低最低,也该让她们俩在31集海滩后多点互动、有点深入了解吧!到幽灵船以前两个人的互动似乎只剩下情人节巧克力还有鸡蛋粥那回。如果说哀还能从旁人(如新一)身上拼凑较完整的兰的形象,秀一与兰在37集以前只在纽约篇有正面接触,而且那段亦无稍深入的交流,秀一如何知道兰是怎样的人?37集雪夜裏电话亭旁与兰重逢「我只是想起一个跟你很像的女人」那一段话,说服力也就不那麼足够(虽然那个桥段很美Q_Q),或许能推论是因为秀一曾监视毛利侦探事务所之故(但那同样没有近距离的接触,甚至没有交谈),一如同判定哀自旁人口中拼凑出兰的形象那般,「有画出来」的地方实在太少了,所以说欠缺说服力。个人不喜欢用「只是没画出来,事实上是存在」这种理由诠释不合理处(特别是类似的不合理的地方在漫画中比比皆是,我不知道为什麼自己要这麼努力地为剧情BUG补完),总不至於黑衣组织在没画出来的不为人知的看不到的黑暗的角落里都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吧!╮( ̄﹏ ̄)╭作者意图描写什麼或想呈现什麼主题是一回事,但描写与呈现是否具说服力则是另一回事,因为角色本身有其生命与内在逻辑性。成功的人物塑造能够达到具体而留白,所谓具体意指藉由众多事件、情节与旁枝末节让角色特质自然表露、层层深化;而所谓留白意指不独断,每个创作者都有想要表达的事物,但成功的表达手法要能做到疏离与客观地敍事,不做过多抽象的形容、概念的陈述与价值的判断,不刻意告诉读者他们是怎样的人,而是让角色自身以确凿言行诉说,符合人物自身的背景与际遇,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建构角色身世、性格特质、价值观与生命态度,再自行评价与感悟。因著上述种种理由,我觉得让哀感到兰与明美相似是作者刻意引导却又未能有力呈现的斧凿的桥段。



     再来谈谈49集的水无事件。先说我总觉得哀酱「留下来=不逃避」存在逻辑上的谬误——以孩童之躯过小学生的生活,对击垮组织能够有什麼帮助?╮( ̄﹏ ̄)╭接受FBI提议,与之合作,才会有实质功效吧!(哀说「况且凭什麼我要相信你们FBI呢?」固然是聪明的看法,但后续发展根本没对FBI的目的与行为做太多描写,要说哀是忌惮他们的用心而不直接与他们合作欠缺足够佐证,更何况哀的脑袋已经停止运作很久了,泪奔~~另外,我觉得「留下来=不逃避」实际上是作者的看法,如果唯有哀一个人认定「留下来=不逃避」,可以当作是她个人思虑不周,但詹姆斯与茱蒂居然都不曾反驳「留下来=不逃避」这种经不起推敲的认知,就不只是个别角色的问题了。类似情况还有「不告诉兰真相等同於保护兰」,明明不合乎现实状况,经不起常识性检验,书中角色的认知却具备极高度的一致性)撇除大前提的不合理处,还是很喜欢这一回,可以看到柯哀的成长与转变,对照24集巧遇琴酒,小柯失之躁进,哀酱失之裹足(进取与谨慎两种特质,各有其亮点还有局限,然而我总纳闷,这两种特质并不是无法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但在柯南的世界里却几乎被对立起来,唯一兼具进取与谨慎的特质的角色是赤井秀一,然而他的戏份很少——虽然说以现今作者对人物形象的拿捏,还是少出场比较好。╮( ̄﹏ ̄)╭),这回哀想到要先发制人,小柯则告诉博士不可以那麼莽撞……倘若两人行事风格能够顺著这段持续发展演变该有多好?从前我很喜欢这两人的互动模式:患难时扶持,失意时慰藉,平素戏谑话语中带有谅解与关切,哀对新是节制,新对哀是引领,补足自身不足之处,看得到对彼此价值观的影响,看的到成长与转变……然而那已经是从前,现在几无任何深度的互动,也看不到各自的成长(都是退步,话说此后新一也是天崩地裂——目前为止,毛利小五郎与少年侦探团可说是柯南少数没崩坏的角色,这个认知著实让我笑中带泪泪中带囧。如果说49集新一堪称行事谨慎,秋山枫红那集就是暴虎冯河,居然做出毫无防备、未曾通知员警就妄自行动的举动,这不叫勇气叫莽撞,导致旁人受伤,事后亦无看到新一反省。最后日本黑道50几个人打不过京极跟兰,就像把警官当景观,FBI当应声虫一样,唯有牺牲合理性与其他角色,才足以成就特定角色的形象)。等哀的思想往原本的新一靠拢后,亦即49集以后,就连组织事务,都很少让哀参与,从与主线密切相关的核心地位不断边缘化



     始终觉得,作者是否善待一个角色不是看角色遭遇的好坏,而在描述铺陈是否斟酌费心(从前我能理直气壮地说哀是青山笔下数一数二鲜明、立体、丰满与描写细腻的角色;至於现在……)。从前看到桔梗回归尘土心酸好一阵子,现在想想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再被作者拿来无意义的消费(三角恋爱无线循回——虽然觉得那是犬篱自身问题,从18集犬夜叉救了桔梗后,桔梗就没有主动的情感表示,此后遇到犬都只谈公事,认清已死之躯并无未来,其实桔梗并不对与犬夜叉相守抱持多大的希望——虽然不特别喜欢犬,但是绝对能够理解;还算喜欢阿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并努力克服心中的弱点与阴影,很真实的角色。上面发言并无恶意,纯粹陈述所看到的。另外,桔梗相关情节个人首推与白心上人的对话)。对於桔梗,两度离去之间能有新的体悟,或许不枉重返人世一遭?她自己都已经放下,只是作为旁观者的我无法不心存遗憾。过去因为旁人的期许与对自我的要求,而强迫自己达到旁人眼中的「无瑕」,泯灭凡人必有的情感与弱点、自由的喜怒与爱憎,甚至无法允许自己有些许的迷惘(那句「我虽然是人,却不能活得像人」),生前过分压抑导致甫重生之时的狂乱,一度走上极端(桔梗要篱拿那把弓之前说的那段很像挑衅的话,便是要篱正视黑暗面的必然存在并克服它)。清醒认清现实以后,痛苦但却坚毅地承担起一切,逐渐克服自身怨念,最初愿望固然再也无法实现,却仍说服自己努力做到最好,纵然输给命运,却战胜了自己。Edith Hamilton评论希腊悲剧,认为能否成为悲剧角色的关键在角色自身的承受力与感受力,从来无涉生命表像(大意如此,我没有回去查原文)。从不和谐的人生中弹出一曲清音,桔梗的生命固然极具悲剧性,却也是动人的,能给予人启示、净化人心。所以我绝不会觉得高桥践踏桔梗(除却无法接受剧中人物对已死之躯的双重标准,何以所有的人都认为琥珀应该活下来,而桔梗就理应回归尘土),恰恰相反,认为她是一个被善待的「角色」,因为她在犬夜叉中是数一数二故事完整、描写细腻且形象立体而深刻的人物,作者充分挖掘她能够体现的深度。反观同为少年Sunday曾经的台柱的灰原哀从悲剧角色沦为杯具角色(我的心在滴血),如果只有一位读者觉得角色形象崩坏,也许是个别读者投射过分的期待,但当为数不少的人都觉得角色崩坏时,我想作者责无旁贷。



     作者自然拥有完整的创作的权力,然而读者同样拥有完整的评论的权力,也许为了某些理由要边缘化特定角色,这种创作手法是否高明我想不难评价。《红楼梦》写作技巧中有所谓的「双峰并立」(个人解读,钗黛之争本质上是群体和谐与个体自由的争辩),不预设哪种类型的人与价值观至上或「正确」(事实上现实生活哪里会有什麼是绝对的真理呢),不同类型参差对照(性格特质、处世方式与价值观互异而不擅断所谓高下),反而能使双方都让读者印象深刻,不同人物拥有不同背景、遭际、行事风格与价值观,相互激荡才有火花,不独断也更符合现实人生的状况——好的作品能够反应普遍人性,而非愿望的投射抑或传教的工具。始终觉得,作者会对特定人物有所偏爱,及价值观有所倾向非常正常,但若因对特定人物过分好恶导致角色性格失衡,或因试图传递某些理念给读者致使角色沦为说教的工具,影响到整部作品的成败,便是得不偿失。因为一部作品受到众人瞩目,往往不会是少数几个角色的功劳,每个角色既然作为作品的一部分,成败也将影响读者对整部作品的观感,何况原先灰原哀绝非无足轻重的闲角。以极少数几名角色马首是瞻,不断削弱与边缘化其他角色(不仅是哀,FBI与黑衣组织亦如此,然而FBI与黑衣组织偏有很多角色都值得深入描写),脸谱化与炮灰式的处理,其实也是反映两点:一是作者塑造人物与铺陈情节的手法并不那麼高明;二是作者对自身偏好的角色不具备足够的信心。

我看得不知所云- -
BUG的问题也不是头一回被拿出来说了吧毕竟人家漫画都出了十三年了。作者是怎么样的我们都清楚。
不过有几点我认同。

TOP

继续尾随支持雪夜-v- 还是不能登录Q么@@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坠喜欢这种文了膜拜中……

TOP

看了之后好痛心啊,偶的哀殿~~唉,真不知73大叔怎么想的,难道要让那么多哀迷失望吗?(无语~~)
什么是“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我却知道要使生命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TOP

同样看不太懂啊。。。

TOP

楼主说的话真是让人痛心呀,可惜我心中的神
黑色很多时候代表的并非残酷,而是神秘与高贵

TOP

分析的确实很有道理,看完之后很难过,小哀的形象太可惜了~~

TOP

哎 哀殿早就崩坏得没有头和尾了- -因为新兰是主线嘛 慢慢弱化了哀
自由和落寞之间怎么换算,你偷取的 是我心 。

TOP

名柯就是一部充满八个的作品啊囧..
其实觉得角姐的塑造还比较失败

TOP

名柯就是一部充满八个的作品啊囧..
其实觉得角姐的塑造还比较失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