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完结] [12-05-21][柯哀]十年

本帖最后由 零若依 于 2013-7-12 19:50 编辑

“哀在哪里?”
黑暗汹涌着层层波涛,一如绝世美女海伦带棘的裙袂,在冰冷的夜风里一波一波地荡漾开去。蜿蜒不断的海岸线旁,深色的暗礁冷漠地伫立着,抬起僵硬的手臂,直直地指控着一望无垠的星穹。
墨色的海洋,是一块巨大的浮冰,宛如漂浮在虚无的梦里,看一眼便会寒入人心,不战而栗。
这是个让人心惊的夜晚。
黑色的浪花蠕动在黑海之上,泛起层层褶皱。离海面十米的空中,十八岁的江户川柯南站在一架停住的直升飞机里,舱门半开着,风呼啸着袭进来,拂起他蓝色的校服衣角。
“哀在哪里?!”柯南低低吼出了声,神情有难以压抑的微愤。
在他的对面,正站着一个妖娆美丽的金发女子,冷风如冰冷的海水一般灌进半掩着的舱门,卷起她风华不可方物的金色长发。一身黑色紧身衣勾出她曼妙的身形,隐隐透着恨意。
贝尔摩得。
“Cool guy,十年不见,你还是那枚银色子弹。”贝尔摩得的唇角扬起妖娆的浅笑,“不过……..”
她似有深意地顿了一下,“你不是恨死Sherry了吗?十年前组织瓦解时……….”
柯南沉默地看着她。
“那个叫兰的Angel,死在她的枪下,”贝尔摩得的声音有些叹息,却饶有兴趣地看着柯南渐渐发白的脸色,故意勾起往事,刺痛他的心,“你知道吗?Angel她,死得真的很惨………..........”
“想激怒我吗?”柯南不怒反笑,风吹开他额角的刘海,露出坚定的眼神,“抱歉,贝尔摩得,我不是那种随意就被仇恨蒙住眼睛的人,而你的心已经被仇恨不留馀地地淹没了,就如同这黑海。”
“是啊,这十年来我每天都活在仇恨里,”贝尔摩得冷冷笑起来,“Sherry杀了Gin,我不可能原谅她!”
“我要慢慢折磨她,让她也感受一下我的痛苦。”贝尔摩得咧开了唇齿,美丽的眼睛里射出惊慑的光芒,“如果我杀了你,她该怎么办?哈哈,真是让人期待…….”
柯南目光冷冷地看着沉浸在复仇里的女子从怀里掏出黑色的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自己。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贝尔摩得眯了眯眼,“看在你是有希子儿子的份上,我会帮你完成你的遗愿。”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通。”柯南语气缓慢地说,眼睛却牢牢地盯着贝尔摩得的脸。“那年哀和我爸爸比我先一步到达现场救被绑架的小兰,事后妈妈说,哀本是想射杀Gin,Gin却用兰做挡箭牌,于是哀就误杀了小兰。可之后检查的那把哀带来的手枪上,除了哀之外,为什么会有Gin和兰的指纹?”
“哼,”贝尔摩得依然用枪支指着柯南,“本来是受了有希子拜托打算一直骗你的,不过既然你快要去天国了,我也就不瞒你了。”
柯南愣了一下,不明其意。
“因为那把枪不是Sherry的,”贝尔摩得说了一句让柯南有点转不过弯的话,“那枪Gin的,Sherry的指纹是她自己事后印上去的,只是因为你赶来得太快了,所以没有时间擦去Angel和Gin的指纹。”
“什么?!!”这无疑是惊雷在柯南脑海中炸开,下一秒便隐约猜出来了,“难道…..”
“没错。”贝尔摩得笑得挑衅,“Angel不是被Sherry杀的,误杀只是个骗你的幌子,她是自杀的。”
“这……”柯南的瞳孔瞬间放大,却有些不敢面对这个现实,“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贝尔摩得慢慢地说,眼神流出一种惋惜,“Sherry那天拿走了你的麻醉手表记得吗?她射中了Gin握枪的手,手枪掉在了地上,于是Angel冲过来拿起那把枪就自杀了。估计是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吧?我真没想到被灌了麻药的她竟然有力气挣开束缚带………啧啧,工藤新一,你还真是受欢迎啊。”
“难不成哀她………”柯南突然感到喉管干涩,心脏似乎有一种超过负荷的悸动,“她………”
“有智商没情商的侦探,”贝尔摩得嗤之以鼻,“十年后醒悟过来是不是太晚了?如果让你知道Angel是因为不愿意成为你的累赘而自杀的话,你会痛苦一生吧?一直爱着你的Sherry会让你这样吗?”
“与其让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颓废一辈子,不如让你恨她一辈子,以你的性格,时间久了应该不会始终记着这件事,就算一直记着,一直恨她也无所谓了,她也会承担一切。”
“灰原哀……..”柯南的手在身后紧握成拳,声音有隐忍的痛楚,“你这个笨蛋…..”
“看来在知晓真相前你已经不恨她了,”贝尔摩得耸了耸肩,笑容却有奇怪的一丝释怀和安心。“不然我掠走了她你怎么会万分火急地跟踪我到这里来救她?”
柯南没有说话,蓝色的眼珠向舱门那边瞥了瞥,悄悄咬紧牙关。
“那么,弄清楚了之后,你也该上路了。”贝尔摩得的眼里射出杀意,唇角牵起冷冷的微笑,“放心,你的哀一会儿就会下去陪你的………”
情绪异常的平静,大脑冷静地转动着,柯南漠然地看着黑漆漆的枪口,在贝尔摩得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耳畔突然响起一个清凉而哀伤的声音:“大侦探,是我杀了她,对不起……”
那是在什么时候,哦,是十年前在兰的墓碑前,茶发女子轻声在自己背后说着抱歉,自己却冷漠地离去,声音透着淡淡的恨意,“这是你欠我的,记住,灰原。”
只是没有料到的是,十年的时光冲淡了当时失去兰的仇恨。他并没有服下APTX4869的解药,而是选择做一个小学生,她也和自己一样拒绝服用,用一把火把解药资料烧得干干净净,然后一直安静地陪在自己身边。尽管是与兰不一样的淡然性格,却始终代替着兰做着当年兰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人节冒雪出去做巧克力,去国外参加科学研讨会时不忘给他带回最新上市的推理小说,自己办案到很晚回家会看见哀做好的晚饭放在桌子上,偶尔生病时她会照料自己到深夜………
终于在一天早晨,发着低烧的柯南迷蒙地睁开眼,阳光涌入眼帘,却意外地看见一抹美丽的茶发,是哀,正趴在床边安静地睡着。
那一刻所有强装的伪装与感情崩溃地决堤。他小心地抱起茶发女孩,放在床上,为她掖好被角,看着窗外阳光流泻不止,仿佛温柔地覆盖了心底所有的灰暗与伤痛。
其实,其实,早就已经不恨她了对吧?
现在,十年中的种种一一在柯南的脑海里浮现,贝尔摩得手指扣下去的瞬间,仿佛成了永远。
可是他没有时间犹豫了,下一刻一个念头冲破脑中所有的束缚和桎梏。
一定,一定要冲出去!
一定,一定要把哀救出来!
柯南头一偏,子弹呼啸着声响从耳畔擦过,瞬间击中了身后的直升机玻璃窗,玻璃碎了满地,“哗啦啦--------”
贝尔摩得愣了一下。抓住了这个时机,柯南身形迅速一闪,在这宝贵的一秒钟里扑向了半开着的舱门,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冷冽刺骨的夜风从身边穿梭而过,之后的一瞬,咸涩清凉的海水兜头盖下来,争先恐后地涌入柯南的喉管,而他的思绪在海水里变得可怕地冷静有序。
刚刚在和贝尔摩得对话时突然想到:这里是寂无人烟的黑海,自己前几天跟踪贝尔摩得到这里的海岸,今天临近傍晚的时候还看见哀在直升飞机里的身影,要把哀活着藏起来的话……..这里没有人迹出没,而刚刚的直升机里除了自己和贝尔摩得根本就没有其他人,那么这么说哀应该就在……..
柯南奋力游动四肢,缓缓浮出水面,目光只定格在一处地方:海岸边那一排排参差不齐的暗色礁石。
哀,一定要坚持住啊,答应我……..
他抬头看了一眼还在空中盘旋着的直升飞机,知道贝尔摩得在寻找自己,于是深吸一口气,不动声色地潜入水底,静静向海岸游去。
在满布着阴影的礁岩内侧,茶发女孩软软地瘫在沙岸上,海潮淹没了她的身体,衣服湿淋淋紧贴在她瘦削的身上。女孩紧紧闭着眼,面色苍白如死,显然已经深深昏厥了过去。
柯南游上岸,利用礁石的死角,飞快地跑到灰原哀的身边。他小心抱起她,躲在了礁岩内侧,然后轻轻放她在海滩上,拍打着哀毫无生气的脸颊:“哀?哀?醒醒,我来了,我是工藤…….”
哀的胸口有细微的起伏波动,昭示着她的生命还未完全逝去。可她还是深深地昏迷着,完全听不见身边人的呼唤。
柯南感到一阵揪心的疼痛直冲大脑。他颤抖着手指试了试哀的鼻息,温热却微弱。这让他更加心悸。
那种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兰渐渐冷却的尸体安静地躺在眼前,仿佛一道致命的咒语,将他生命的挚爱果绝的夺去,而可悲的是,他来晚了,所以他错过了,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现在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不让眼前这个唯一可以打开自己心扉的女子如指间沙一般一去不返?
“哀,你不能有事知道吗?”柯南温柔地抚摸年轻女孩湿润美丽的茶发,眼角却渐渐泛起了湿意,“十年前你骗了我,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他猛然低下头,把温热的唇印上了哀苍白冰凉的唇,用力地吹着气,要把她体内积蓄的海水逼出来。
“啊咳咳咳咳咳-------”
一大口咸涩的水从哀的口里吐了出来。她剧烈地咳嗽着,慢慢地睁开了淡美的明眸,秋瞳剪水般迷茫地眨了眨。
“工藤……….”灰原哀直起身,看着柯南喃喃道,“你……..”
“哀!”柯南一下子抱住了醒过来的人,声音压不住激动。
“别管我了!”哀猛然推开面前惊喜若狂的柯南,语气严肃已极,“你快去救贝尔摩得!”
“啊?”柯南原本被欣喜占据的大脑又被哀的话冲得转不过来弯,却马上回想到直升飞机里贝尔摩得脸上隐约闪过的释怀,心下一惊。
“砰—————————————”
而下一秒,原本一直盘旋在空中的直升飞机突然爆炸,一声巨响后便剧烈燃烧成火球,火星四射成绚丽的流星,瞬间照亮了原本黑暗得令人绝望的黑海,最后陨落在海面上,静静沉入海底。
柯南的眼里映射出飞机爆炸时流星般璀璨的光芒,最后又恢复成平静,心里狠狠地震动了一下,“贝尔摩得,她该不会是………”
“对,这是她计划好了的。”哀看着直升机留在海面上的残骸滋滋作响,然后缓缓沉下去,闭了闭眼,“绑架我,诱你跟踪,让你救我,与她对面决斗,最后看见你找到我引爆炸弹自杀。一步一步,真是顺利。”
“怎么……会这样?”柯南听着潮水扑向海岸的声音,半晌才呆呆地出声,思维似乎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里退出来,“为什么她要这样做?”
“不想看见我们如同Gin和她一样错过。”哀垂下眼睑,语气低低的,“于是自导自演了一场戏,最后离开这个世界去Gin那边,这是我被绑架的这几天她对我说的。”
“是吗?”柯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却马上被涌来的潮水声不留一丝痕迹地覆盖住。
贝尔摩得这样的女人,爱得炙热决绝。死亡,也许是最好的解脱吧。
两人就这样沉默对坐着,静静听海潮汹涌的歌声,似乎是在进行最敬畏的缅怀。
不知过了多久,黑海的海面上泛起一片金色的光亮,海与天的交接线上有一轮红日缓缓地升起,宛如姑娘羞涩的脸静静窥视这一望无际的海洋。
“不过贝尔摩得……..”哀突然出声,打破了这良久的寂静,“她费错了神。”
柯南怔怔地看向一动不动的哀。
“就算你知道毛利是自杀的又如何?”哀双手抱膝,看着蔚蓝的天边蔓延着艳丽的朝霞,嘴角牵起有点自嘲的笑,“改变不了的,那个你心里没有我的事实啊……..“
朝阳温柔地将蓬松的阳光笼罩在哀的脸颊上,泛起一层毛茸茸的光晕。海水瞬间褪去了黑色,在清晨的阳光里洗涤着蓝色的裙摆,浪花一波接着一波地拍打着岸边连绵不绝的礁石,仿佛是飘荡着的蓝色长裙的褶皱。
哀有些伤感的脸深深映在柯南的瞳孔里,那一刻,柯南的心突然异常地柔软起来。
“回去吧。”哀偏着脸,低声说,“去找找附近有没有居民居住的城市或村庄…….”
这样说着她便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可突然发觉自己的四肢因为在海水里浸泡得太久,力气早已经被寒冷抽干,刚直起身体便又瘫软在沙地上。
“走不动了吧?”柯南勾起唇角,笑容竟有些得逞的意味。“看来还是需要我啊。”
哀的脸依旧是冷冷的,她瞥了似乎没有要动的意思的柯南,淡淡地回驳:“不关你的事吧,大侦探。”
她表情固执地挣扎着要再爬起来,脚底刚一用力踏在海滩上,又立刻软绵绵地瘫下去。
只是这次她并没有倒在沙滩上,而是被柯南手疾眼快地扶住了。
“唉,怎么还是那么爱逞能。”柯南无奈地看着哀微怒的神情,然后弯下身,横抱起全身麻木的女孩,慢慢向前走着,“有点女孩子的模样不行吗?”
“喂,我说你………”哀终于有些崩溃,她觉得脸颊快要烧起来了。不安地挣扎后发现只是徒劳才低低出声,“放下我,我自己能走……..”
“那走到天黑都到不了。”柯南的手臂蓦然收紧了一点,阻止住女孩的抗拒,“别浪费力气了,你下不来的,我已经18岁了,你不会还当我是那个戴眼镜的7岁小鬼啊?………呃,虽然心理年龄已经奔三了…….”
“你……快放开我……”哀的手用力抵在柯南的肩膀,不懈地推拒着,声音却渐渐微弱下去。
“别动。”柯南的声音猛然低下来,安静而温柔,隐隐透着深刻的感情。他一步一步地走在柔软的沙滩上,眼睛聚焦在前方,“别动,哀。”
哀被他突然转变的声音弄得有些思绪紊乱,这种语气,只有在十几年前柯南每每与她提起毛利兰时才会出现,低沉而温和。于是,她愣愣地看向柯南十八岁的俊朗侧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忘记了挣扎。
“不要动…….”柯南继续说着,海滩上留下一串串长长的脚印,或浅或深,“告诉我,为什么刚刚你昏迷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一句话‘不能失去你,不能失去你’?为什么?”
哀怔了一下,又把脸冷冷地撇向一旁,隐藏语气里的心虚,“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你该问问你自己。”
“是吗?”柯南笑得有些孩子一般的纯净,“你醒过来的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
“原来,原来我的心里一直有你的啊。”
哀在他的怀里猛然震动了一下,她不可思议地看向柯南温柔的脸,却又轻轻一笑。
“十年前你骗了我,而这十年里我也一直在骗我自己啊。”柯南清湛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犹豫和游移,“看到你醒过来,我才意识到,我在乎的人不只兰一个啊………已经错过了兰,难道我还要继续错过下去吗?”
他低下头,静静看着怀里哀有些绯红的脸颊,声音轻得如海风:“回答我,你愿意吗?愿意在我心里降落吗?愿意和我一起走过未来和以后吗?”
哀定定地凝视柯南笃定的脸庞,心里好像被什么在无形之中悄悄地融化了。
是幸福吗?
眼眶有湿润的触感,哀的眼角滑下一滴晶莹,却悄悄伸手抱紧柯南。
“我不愿意……..”
“哈,口是心非的家伙…….”
明亮的背景里,少年温柔地抱着茶发女孩安静地走过去,阳光流泻着明媚的时光,蓝色的海洋之上,海鸥漫天飞舞,欢乐地鸣叫着,在天空里逶迤出一道道透明的痕迹。
那是只属于他们的,爱情的印记。永远。



----------------------------END-------------------------------------
1

评分人数

  • 缘雪

来哀界的第一张帖子,灰原哀吧首发..........嘻嘻~~

TOP

好喜欢这种结局!!!!!!
茜網戸の下で、私は縁がない。黄土畦に愛の勝利。

TOP

真喜欢看这样暖心的结局 真美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