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将青山摆正位置的方法论/从面向对象视角研磨虚构世界

“对伟大人物的忘恩负义是强大民族的标志。”

1945年7月26日,二战尚未走到终点,功勋卓著的温斯顿·丘吉尔却在选举中失去了首相大位。当记者问道这是否意味着英国人的忘恩负义时,丘吉尔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然后他接下来引用了史学家普鲁塔克的这句话为英国选民所作所为进行了注解。(原文为Ingratitude to their great men is the mark of strong peoples. 互联网上的流行汉语文章中出现的那句伪原文,本应连高中生都能看出其错乱来,真乃人云亦云的超凡表现。考证自1948年5月24日的《生活》杂志,兼与雪夜同病相怜。)

丘吉尔的这一个案背后存在一种解释,即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自由主义传统下,社会具有自觉保持均衡,避免强人独大的修复能力,这也是社会中任意个体用以保证基本权利的机制(该机制仅运作于民族国家之内,切勿盲目扩大到其对外政策层面,以免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相较而言,在东亚文明的环境中,人们更多地以服从和依附权威,籍此尽可能消灭生活中的不确定性作为默认保障手段。这里并不是说地球上有些人类能够摒弃权威而生存,例如美国人民同样总是纠结于专家建议,然后抱怨着他们今天说巧克力有益健康明天讲巧克力不能多吃,上周提出苹果最好不用削皮这周又推荐苹果皮还是不要入口为宜。然而,在我们所处的文明圈内,对权威的尊崇显然被放大到了影响生存和发展质量的地步。学习和工作中对权威的跟随有其必要性,但是,为数不少的孩子将傍权威抱大腿的习惯延伸到了看漫画和看动画的场合,这就把自己糟践到旁人无法直视的水平了。

不知是因为对二次元相关见多识广,还是因为民族性中固有“下克上”的传统,也或许单纯归于笔者本人的耳目闭塞,总觉得11区看客中的低三下四者无论从数量还是程度,都无法与周遭的这些相提并论。每当看到身边的大量《名柯》观众无比投入地聚焦着作者青山刚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然后忙不迭地从自身所在(基本是CP,当然)阵营立场出发,或添油加醋地进行以讹传讹,或引入莫名高深的(或许是伪)理论作为更粗的助攻大腿,为原作鞍前马后地奉上崩坏补丁与过度解释,观察家的心路历程总像被扔进了任意三甲医院,在各色科室间以布朗运动的轨迹游走。这些离奇行为的奇葩极致,莫过于新近见识过的抱不择腿的愣头青,竟将日本皇室这个挥霍税款的吉祥物家庭也搬出来当作论据和靠山;而在整个面上最常见最普遍的,莫过于无厘头地指认非他族类的对象为“辱骂作者”、“不懂/配看DC”、“伪迷”云云——一副奴才相跃然于字里行间,噢不妥,套用鲁迅的话来说,应该是想做奴才而不得才对。

第一推动力

在这些“真迷”的字典里,满满地写着“捧臭脚”三个字。并不是因为捧臭脚这个行为本身如何高尚,而在于“真迷”将自己可能得到的全部好处都寄希望于他们所捧的权威青山刚昌的恩赐,而这些家伙所企盼作者降下的“恩赐”中,作为皇冠上的明珠存在的,其实却遥不可及而又干瘪得可笑,不过是那个所谓的“结局”罢了。本该作为鉴赏对象的剧情创作过程被弃置一旁,占据众多观众心智的主体反而给偷换成了莫名其妙的“输赢”问题。怎奈“结局”这个东西,在本身就浸淫着依赖性的围观群众内心中原先就占去了可观的空间,再经由官方趋利本质下的周期性炒作,外加“真迷”们传销式起哄的添油加醋,便茫然地投入到了追“捧”的狂欢(有相当规模其实是悲痛呼号着来追的)之中——而这些孩子最需要的启蒙课程,恐怕正是开篇处的重点:对青山刚昌忘恩负义的时候到了。

忘恩负义并不意味着把青山的工作及影响给一把抹平,而是要给予一个合适的评价和地位。在《名柯》世界的创造与发展中,他的作用就相当于“第一推动力”。第一推动力的概念来自牛顿。牛顿是信上帝的,因此他认为在宇宙运行的初始状态,是上帝给推了一把,于是天体便按照运动定律各自转悠下去。在当今物理学的进展中,第一推动力对应的则是宇宙大爆炸。这个地位不亏待青山,我们并无意把他拉下神坛。《名柯》世界上帝的位置仍然给他稳稳坐着,而且这神龛一直以来都引人着迷并引发广泛反复讨论。何况实际情况中青山的作为也远比“第一推动力”来得强大与深远,他的助推时间必须一直持续到世界观完全展开,这是由作品创作表达和观众体验归纳所必须的过程决定的,留待下文继续分析。就一般观点来说,顶峰在漫画42卷达到。此后上帝之手逐渐式微,各种人物和剧情的交叉崩坏越发明朗化,如果你不是新人也不打算弃坑,同时又缺乏当奴才的狂热和觉悟,那就有必要自助来寻条出路。

享受自助需要开阔的心态,照常理,看完本文的以上部分,心态不过关的读者也应该能调整到正常水平——“原作”的区区名份不过如此,乐意的时候就拿得起,不乐意的时候也放得下。自助也分层次,从自助选择逐步发展到自助创作。选择的过程其实一开始就有,无论是我们看的动画原创还是剧场版,或者是小说改编的真人电视剧,都是任君选择的“官方同人”(甚至有不少孩子因官方同人的情节矛盾而对所谓官方态度争吵不休)。同样地,选择进而涉猎其他同人作品也本来就是广大同好多少都在进行的活动。但是,若非看到了真正合自己频率的对路同人,读者很难用其他作品的世界观代换掉原作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从而完全消除对原作结局的依赖。若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与其在浩如烟海的同人作品库中挨个匹配并消磨掉自己的爱,自助创作反而是最高效的选择。自助创作的首要燃料当然也是爱,但爱不是一切,必须有Idea作为奠基,或者通俗说来就是,创作并非一时兴起为写而写,而应该有感而发,精心部署,最后如果可以的话,回归自己想要传达的理念。当你践行了整个过程之后,回头看去必将拥有如是自信——只有废物才巴望青山刚昌画结局!

不过在着手践行忘恩负义之前,有必要先对于一切是如何走到如今这步的略为检讨。原作倒下的地方,同人不应轻易重蹈覆辙。

面向过程未必差,面向对象价更高

面向过程和面向对象本都是程序设计中的概念。前者以实现功能的角度切入问题,首先列出解决整个问题所要经历的步骤,然后分别实现执行各步骤的子函数,并将之串起来由主程序调用以完成工作;后者则更接近人类对客观世界的理解,将客观世界中的事物抽象为能够接收、处理和传递数据的对象,在程序中扮演负有责任的角色,为程序带来更高的灵活性和可维护性。

笔者在此将相关概念引入作品创作的领域:面向过程的创作思想服务于故事情节,作者按照既定的情节布置,对木偶或棋子般的角色进行编排;面向对象的创作思想则将角色当作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物,预先根据世界观与故事情节的构思,对其赋予各种特质,设置其与外界互动的方法,然后再将其分别置于特定的情节中,此时就不是作者能对角色为所欲为,而是必须安排合适的激发条件让角色在其中做出适当的反应。

青山作为一位有经验的作者,在开始构建作品的时候必然也是带着面向对象色彩的。正如笔者在《灰原哀创作因果的演绎与归纳》中所述,从《魔术快斗》到《名侦探柯南》,在人物设置上已经形成了套路。换句话讲,不言自明地,作者在下笔前自然应该知道自己需要怎样的人物,这是起码的要求。但是,作者传达自己的人物设置不能靠写说明书,必须以剧情为载体,经历塑造的过程。这一过程对于接收方的读者而言,则是以归纳的方式,在阅读过程中见证人物的行为互动并进行经验积累,最后通过自身意识中生成的投影重构出这些对象的特质。这种间接手段难免会造成失真,因为“看什么”总会让位于“怎么看”。无论失真产生的后果是积极还是消极的,作为主动方的作者都负有主要责任。如前文所述,几乎直到42卷,作者的创作都是基本成功的,即便对比他之后的创作内容,以事后验证的方式审视部分早期创作中可能的表达失真,这些失真也多是积极的(例如普遍认为作者对早中期哀的形像塑造得相当立体,但这很可能是个美丽的误会)。

由于《名柯》这一作品为商业化服务导致剧情拖沓并显然推翻了原有构架规划,外加作者的文学造诣毕竟远逊于丘吉尔首相,在单元剧不断循环的周期反复中,水平下降就成了客观上的必然。于是,读者便看到作者为凑剧情而越来越昭然若揭地运用面向过程创作思想,以及由此所暴露的重重弊端。近来最突出的案例便是侦探团的冷藏车事件,为了服务于作者肆意编造的服务型情节,人物全然变成可任意摆布的棋子,与受众内心已固化的形像相比较,只能得出崩坏的结论。而且如《三话bug密集阵》中陈述,这个故事更从生活常识到自然规律都崩坏得一干二净,已然不是“不负责任”足以概括的。因此观众对作者的恶意报以理所应当的反弹,可比“真迷”们满口义正辞严、满腹幸灾乐祸的助纣为虐之举光明正大得多了。

所以我们现在要忘恩负义了,青山冤么?一点都不,爱与憧憬永远应该被放在值得安放的地方。由于笔者在文艺创作方面没有理论功底,仅有些微的实践经验,另念及本文的语境,故将研究范围限定在现实主义题材的结局向同人,架空文等不予考虑。下面结合实例共同探讨。

继承、重载与革新

柯南世界依靠原作的第一推动力启动,作为同人,自然与原作有继承关系。笃信神明者多反对进化论,但进化客观存在;“原作向”粉丝也言必称原作者的态度,但媒介传播的规律客观上对角色形像不断发挥重载效果。而原作的诸多套路已然形成桎梏,又需要足够力度的革新来将之打破。(注:重载/overloading原亦为程序设计中的概念,原意为编写同名但拥有不同参数表的方法。在本文中或兼可类比子类继承中的重定义/overriding)

这里引入业界标杆——相当程度上可以“官方同人”作为定位的诺兰版黑暗骑士三部曲——进行学习观摩。并不是要分析那些爱好者们津津乐道多年的深刻内涵和寓意,而是向它学习保留与舍弃,修改与创新。黑暗骑士三部曲是将漫画蝙蝠侠的世界观推向现实化的产物,从原作的故事梗概入手,它讲述布鲁斯·韦恩成为、作为蝙蝠侠的故事,保留基本的人物关系,然后对情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创新,作品的深度有了相当的扩展。故事的结局中,蝙蝠侠这个概念最终被成功抽象出来成为激励民心的偶像。由于是现实主义的世界观,剧本舍弃了原作中例如毒藤女等具有超能力的角色,对于拉斯阿古这样必须进入剧情的角色,也将其玄幻色彩予以了修正(原本他是一活了数百年的老妖)。剧中依照需要,也不吝加入原创角色瑞秋·道斯,一位和布鲁斯·韦恩青梅竹马的女检察官,作为系列前两部的绝对女主角存在。话说,虽然瑞秋是个好人,但如果看客恰好对青梅竹马有仇恨,而且即没看过本系列又不介意剧透,咳——瑞秋同学得知蝙蝠侠的真实身份后,立誓等他直到不当蝙蝠侠为止,然而到影片第二部就移情到检察官哈维·丹特身上。遗憾的是在她壮烈便当之后,哈维就黑化成反派双面人了……最后呢,退休的蝙蝠侠就幸福地与终结篇女主角猫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

幕间休息结束。较跨度宏伟的黑暗骑士三部曲而言,任何柯南同人都省去了很多麻烦,因为青山刚昌为大家贡献了第一推动力,相信没人热衷于将柯南的诞生过程重新演绎一遍,而是直接从原作继承相当篇幅的剧情铺垫。于是要点在于如何选择同人时间轴的原点,这取决于原创剧情的构思和对原作崩坏程度的容忍底线,但也不是完全僵化的。例如在SnR的世界观中,剧情名义上从42卷之后接手,但并不必确切声明,此后也仍然按需求引用了原作中本堂家的两个人物。根据世界观的要求,原作中的人物也自然可以有选择的回避,如就小泉红子的魔女身份看,她完全不适合在侦探题材所属的现实主义世界观中出场,但对现实主义概念较淡漠的同人中,她倒是经常作为哀的闺中密友出现呢。

同人作品中重载操作的最主要对象还是故事主角,在此一般狭义地指柯哀二人。努力营造契机促成二人的成长,要勇于否定原作中的崩坏桥段,因此继承或抛弃原作的何种属性,加入哪些新属性,自然取决于作者的思想和意图,这里并不需要作者死板地拉个单子写上柯哀善于什么不善于什么爱好什么厌恶什么能怎么做不能怎么做的设定,接下来按部就班地在剧情中分配合适位置。然而严谨负责的态度是必须的。作者心中对人物属性至少要有确定的概念,写作过程中代入角色的处境,为他/她设身处地进行思考,但一定要约束自己过分的好恶之心,不能突兀地赋予角色美德、神力或者缺陷,最起码的底线是不能骗自己。记住万物皆有因果,要加入原作中没有的东西,那么在剧情中铺陈和解释就必不可少,这样才是真实的成长过程,否则本质就仍然是个面向过程的把戏。至于配角其实反而可以视情况适当马虎些,相对而言,原创人物倒更需要作者投入精力进行设定,原因很简单,读者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们。

对人如此,对物其实也一样。原作尽管带有轻科幻色彩,但即便对于柯南的重要道具也缺乏详细设定。科幻不是魔幻,虽无法全面将理论落实到细节,但终归要“接地”。如果同人作者认为本来就无所谓,那也就算了。可是结局向同人总不能避免例如解药这样的问题,一句解药出来了或者从此没解药了的说明基本也是骗自己的表现,倘若不想糊弄过去,就得对APTX进行一定程度的设定,此外每当要加入什么创新的重要道具,笔者高度建议给予详细的设定以备增进临场感,具体处理方式可参考SnR中为量子光学存储器服务的远程终端。其余即便是常见的普通设备,也不能疏忽大意。因为行文符合事实不算什么,可一旦与实物出现偏差就会贻笑大方。例如保时捷356A的行李箱是前置的,但提及的时候很容易依照家用车的惯性思维写成后置。细节决定成败。

重载主要针对角色的理解和设置阶段(事实上各人心中多早已存在固化的形像),而提到革新,更大程度归于故事情节对人物新面貌的呈现。由于大量同好的知识和阅历尚不充分,他们的第一选择常效仿那个到消防队找工作的数学家,将同人背景“化归”为自己熟悉的情境,例如最常见的校园生活文。或者套用到自己喜闻乐见的题材中(笔者甚至读到过新志组乐队文),而不顾转折是否太过突兀,也不顾自己的掌控能力是否够格。这样的“化归”处理一则难以顾及结局向的基本要求,二则信息熵太高,很难提供足够新意,甚至充其量是一篇“习作”罢了。但至于对剧情来说什么是新,向来是无法给出准确定义的。这里考虑给出一个可执行的底线标准——将CP感情互动从成品中全部抽离出去,光凭他们在故事情节中的表现仍能保证精彩有趣,质量就达标了。

革新不是瞎折腾,这里再次重申坚持面向对象的思路。设定情节要符合人物特质,而不能搬弄人物搁置以迁就剧情。构思故事时切勿让角色把自己逼进墙角,搞出些自作孽的花样来制造剧情冲突(案例:灾难发生,某姐本来顺着人群走自然可脱险,结果她发现自己珍藏的青梅竹马小时候穿了一个月没洗因为脚后跟破了个洞再洗就彻底没法穿了的袜子掉在某个犄角旮旯没有随身带着,于是回去找并且成功把自己撞晕在犄角旮旯里)。尝试提供合适的剧情线索,让角色以解决问题的正常逻辑,通过“自己”的分析判断顺应剧情展开行动。然而与此同时,情节的自由度并不多么严重地受到以上原则的牵制和约束,这还真得拜原作主线其实没有任何实质内容所赐。经常可以见到有人发天马行空的“分析文”,讲述自己对APTX的见解或者对Boss真身的猜测,内容五花八门创新无数(并不意味着靠谱),其原因就在于这对原作来说(至少一直以来)压根不是重点。对于这样的猜测帖,笔者的标准回复一般也就是:“楼主写同人!”

同人情节的构思激情正可能来自对原作剧情的新思维、新猜测,具有成为革新点的潜质。不过既然是激情,更多情况下是来自突然乍现的关于某个场景、互动甚至动作的灵感——柯哀表白的场面,或者只是哀射击时的帅气姿势。激情可嘉,但这还不是动笔的理由,动笔之前应该要有成型的大架构,作者写了半天却连结局是喜是悲都不知道的状态是失败的,即便不烂尾,也极有可能失控。另一方面,革新未必非得体现在故事的大架构上不可,相对于质量不堪的原作能有亮点就好了,不要贪心。可以体现在作品中出现的重要元素上,甚至体现在各种细节上就是胜利——细节决定成败。

故事的水平时常不如讲故事的水平来得重要。细节安排如果能作为伏笔出现,那就更上一层楼了。如笔者在《灰原哀创作因果的反馈与进一步阐释》的讨论,不要相信什么“伏笔靠埋不如靠挖”,第一仍然是不要骗自己,第二在于聪明的读者是看得出差异的。因此多准备前后可印证的包袱,呼应越多,自然是越好看。此外如果有兴趣和精力,也可以为官方作品中人物及情节的崩坏圆话和打补丁,如果够气魄就把整个大构架都圆起来,前提要求永远是能做到合理,虽然挺麻烦,但这对帮助该同人完成对原作的取代其实相当有效。

特别提一点,控制自己对毛利兰的反感,兰其实是个大有成长空间的角色,合理重载起来一定好看。即便直接继承原作中兰的处世风格不加改变,仅靠将之置入符合现实规律的正常环境,故事的面貌就会焕然革新。写得一手好兰姐的作品必然会精彩,经典案例请参考《无疾而终》。

本节末尾将《黑暗骑士崛起》中罗宾在布鲁斯·韦恩面前的一段台词送给灰原哀。

Not a lot of people know what it feels like, do they? To be angry in your bones. I mean, they "understand". Foster parents, everybody "understands"... for a while. And then they want the angry little kid to do something he knows he can't do. Move on. So after a while, they stop understanding. They send the angry kid to a boys' home. I figured it out too late. You gotta learn to hide the anger. Practice smiling in a mirror. It's like putting on a mask. So you showed up this one day, in a cool car, pretty girl on your arm. We were so excited. Bruce Wayne, billionaire orphan. I mean, we used to make up stories about you, man. Legends. And, you know, with the other kids, that's all it was, just stories, but... right when I saw you, I knew who you really were. I'd seen that look on your face before. It's the same one I taught myself.
没多少人能了解这种感受,对吧?刻骨的愤怒。我的意思是,他们“理解”,一开始,养父母、每个人都“理解”。然后他们希望这个愤怒的小孩,去做一件他知道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走出过往。没过太久,他们就不再理解。他们把这个愤怒的小孩送进一所孤儿院。我明白得太晚了,你得学习隐藏愤怒,在镜子前练习微笑,就像带上一张面具。然后有一天你出现了,开着豪车,搂着漂亮女孩。我们非常激动,布鲁斯·韦恩,孤儿亿万富翁。我们经常编关于你的故事、传说。你知道的,对其他小孩来说,那都只是故事而已。但当我看到你时,就认出了真实的你。我曾经见过你脸上的那种表情,和我教自己的一模一样。

现实主义题材的哀主结局向同人,应该有一段衬的上她的复仇主题。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尽管以上内容对于如何自己上手掌控作品还缺乏更明晰具体的可操作意见,可是一旦决心下手去做,除了知道如何有所为之外,更重要的是学会有所不为。当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情况下,尤其需要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因此下面列举若干同人创作中易出现的误区与纰漏。由于笔者品鉴同人的业务甚不熟练,部分样本无法给出确切实例,但相信读到对应描述就自然会觉得似曾相识。

高贵冷艳闹别扭
实例:不详
即便在原作中也只是来了一下,然而大量同人作品中的哀似乎被赋予了“海豚鲨鱼”技能,随便翻几篇都在念叨个不停。而另有大量作品中甚至载入了原作都玩不起的“天使恶魔”念叨。这表面上在渲染哀的自卑,核心则是一种靠高贵冷艳吸引关注的做法。此外针对柯南/新一的各种莫名闹别扭或出格恶作剧也同样大行其道,请面向男方这个对象想一想,即便是情侣,也没谁是白给人消遣的对吧?唔还有遇见鸡毛蒜皮就泪流的哀,下次端盘洋葱上来才比较合适。

小人得志暴发户
实例:《太阳王的选择》
这篇同人中闹别扭和泪流的哀也不少,但更哗众取宠的是新一的表现。当文章最后折腾的女主又玩落跑的时候,这个暴发户的男主折腾得更大,招来无数“临时演员”堵路,用直升机将女主连人带车吊走,更在路上起降幻影2000,一副老子权大有钱兄弟多还舍得砸家当的做派。如是折腾不止一回,真亏得女主竟然受用这一套。但是男性作者们,这种暴发户情节太不现实也太没想象力。姑娘要对你没意思,这一套玩几次也没用;而若真玩上这一套,姑娘即便本来有意思的,也要被你当场硌应跑了……等等,这话当真说得太早。

挥金如土虚荣女
实例:不详
不少作者觉得哀在原作中太受委屈,于是当他们能说了算的时候,就对哀大宠特宠。过度了不说,关键在于他们琢磨哀到底需要什么的本事不太灵光。例如原作将时尚作为哀的爱好点缀,但同人经常将其放大为哀的生命。不是对钱的问题斤斤计较,偶尔出现几只包包作为协助办案的答谢云云完全说得过去,但是成天刷爆卡然后大包小包满街转悠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就不妙了。作者的品味决定了重载角色的品味。姑娘们,请自重。

周身外挂赛邦德
实例:不详
大场面带来的刺激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柯南君在原作中本来就具备的光环和外挂助长了同人中的这一嚣张气焰。血槽体力槽气槽人品槽全部锁定,不管是什么设备坐上去就玩转。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剧场版里兰姐都随便紧急迫降,我玩个新一开幻影2000算什么?但是重载不要往烂里比,能拿公路当临时跑道的家伙都是专业吃这口饭,业余爱好者琢磨琢磨就上实在不像样。就算要写,也请作者对相关行当稍微做些了解。哀也是同样,幼儿化形态下拿着长度能给她当撑杆用的狙击枪跳进汽车里的场面且不说了。有的同人给哀加上黑客技能,然后她频频黑入组织的主机,接下来就开始浏览“组织的网页”了……这,让人说什么好呢。

机构制度乱摆布
实例:不详
原作中从两个伪小学生的户籍学籍,到案件中的取证,其实都处理得很模糊很马虎。大量同人也没学到好,甚至有连FBI和CIA是干什么的也没搞明白就写上了。像是“英国总统”这样的错误一般人还不至于犯,然而为了凑成某种剧情冲突而无视现实中的机构规章仍然是常见病。例如设计了志保入狱的情节,然后,她的隔壁关押着Gin……在英美还有混合监狱(虽也不会这么关法),但日本可就真是专设女子收容设施的。下次请换个理由搞相处吧。

专业细节欠考量
实例:《游戏》
"不,已经够了."她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女子笑着开口,透着一丝隐隐的狡黠,"我往里面多加了5磅弹簧." 样本取自大名鼎鼎的经典同人,笔者阅读时心潮澎湃。然而越是精品,出现细节上的瑕疵就越令人惋惜。手枪中的弹簧,分别用于复位套筒、复位扳机、驱动撞针击发,以及在弹夹中顶弹上膛,哪个都无法增进弹丸射程。众所周知,弹丸的速度来自发射药,因此要么增加发射药量,要么延长爆燃气体对弹丸的助推时间。就可操作性来说后者为宜,因而安排哀自己车一根新枪管就合适得多。然而就前文所述“几百米”处的目标,恐怕使用AK-47也不容易命中。所以……再靠近些?

堆砌设定看花眼
实例:《Seeker and Redeemer: No Affair Beyond The Line》
终于清算到自己头上了。SnR1F2的内容没什么人有耐心看,即便编成了对话,仍然显得很不友好,导致读者体验很差。这和作者当时的写作水平有关,跟文章结构的布置也脱不了关系。只能说,如果将必须写明的设定内容尽量拆分,使之在全文的跨度上摊薄,再加上不同形式的表现手法,有些用对话交流,有些由情节推动,用画面感更强的描写叙述,表达效果就会好得多。但是SnR下文中的处理也远不能说全然令人满意。医者自医,确实不是那么简单。



或许阅读本文至此,读者心中的困惑还是无法消散……

——What are you telling me? That I can dodge bullets?
——No, Neo. I'm trying to tell you that when you're ready, you won't have to.


……但是放下担忧、恐惧、怀疑与不自信,当你抵达那里时,你会知道的。

而且只有你自己知道。

祝新春快乐
1

评分人数

  • 亦殇み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看到题目的一瞬间我就想到了折磨我很久的Java,紧接着点进帖子来看第一段就把我深深的镇住了。

之前看到楼主的“爱的弹道学——信马由缰M16”的时候我以为楼主只是一个普通的观感写手啊~然后这贴我看了两遍之后深刻的认识到我错了啊,楼主的知识真是我这种渣渣望尘莫及。

而且把面向过程和面向对象这个思想引入到人物的创作上这个想法好巧妙的赶脚!

最后一部分的各种经验教训也是总结的很精妙,在哀界这个以同人文为主的论坛(大雾)看到这样的分析我代表我能代表的孩子(一把拉过依依站好)向楼主表示致敬!

祝老虎君新春快乐-v-这么霸气的文章应该是少年写的吧(扶眼镜 万一楼主是萌妹纸不要怪我QAQ
12周年了……民那都会随着哀界小萝莉慢慢长大变成老爷爷老婆婆吧XDD

TOP

本帖最后由 panzerVI 于 2013-2-13 00:36 编辑

嗯我是少年!资深的哦!(呃好像不用强调这个吧)
这篇文章很强迫症式地按自我满足的想法全倒出来了,一般写手也随便看看就好,不定真的在写东西的时候如此矫情是吧……每人对细节的把握都有个度便对了~
对了文中提到的一篇还没搬运,一会儿再搬次……

以及……我我我刚看了系统消息才知道原来上次帖子被加过标签的……(我的人格里终于有天然呆的成份了么真是好棒XDDDD)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回复 3# panzerVI

老虎君你太棒了QAQ。
你不知道是因为我直接改了……没PM你(喂
如果这里是我贴吧我一定直接给你三个精啊嘤嘤嘤这么好的少年写这么好的东西我这种人简直看一眼就泪流满面了!可是这里我真的不敢……

TOP

回复  panzerVI

老虎君你太棒了QAQ。
你不知道是因为我直接改了……没PM你(喂
如果这里是我贴吧我一 ...
亦殇み 发表于 2013-2-13 14:56


贴吧里面都太自由散漫了嘛,其实精华这东西要有基本荣誉感的,往严里卡是好事儿~贴吧风气都惯坏了,申精没批准还带打滚撒泼的那些,初次见面简直下巴都掉了~
    其实我经常写千奇百怪的东西不过好多都过时了要不还能搬几篇……

TOP

回复 5# panzerVI

于是欢迎楼主常来就是了~打赏什么的少不了(喂

TOP

噢,“赏”这个字我还真不爱听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