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三话Bug密集阵——打补丁?你还没准备好!

[本文因约稿所作,因此前三段为镇住小朋友进行了适当的语气夸张,不针对这里的任何人。]

应飓风约稿,对841-843话进行稍许解剖。需要解剖的原因其实不在于这崩坏的三话本身对人造成什么困扰,而在于有大量小孩子孜孜不倦地为证明创作合理性、为证明作者在眷顾柯哀而狂打补丁。被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黑了还要装作受宠地袒护凶手。说得不好听,这是奴性,这是实际上完全陷入绝望后妄图欺骗自己并顺带欺骗身边人的保护性挣扎反应。

但你们应该知道,获得释然的方法永远只有一种,那就是抡圆了胳膊向始作俑者的鼻子上甩出一拳去。

现在我要抡了,你们全都给我看好。

841-843引发骚动的情节简单说来,便是灰原哀的毛衣被一根线抽到了头,从而出现了恶意安排的暴露场景,其后因冷藏车内温度低,导致借给灰原哀外套的圆谷光彦冻至体温过低失去意识,灰原哀进而被迫充当人体热水袋。这串情节起初还有人绷着称萌,随着故事向下发展,能绷得住的越来越少,但是,到最后也有孩子绞尽脑汁进行脑补,力图打肿脸充胖子,极力否认故事的脱线及人物的崩坏。讽刺的是,该情节完全是作者为了恶搞炒作、提供“服务”并引导审丑观的无聊之举,于叙事来说毫无铺陈和埋线的作用。当然,本文主题是debug,因此不对青山刚昌的人品做进一步分析。

青山对于情节的荒唐是有自知之明的,因此他在创作期间便有意识地打有不牢靠的补丁。首先在841的一根毛线抽到底时,为了把这个猫和老鼠式情节安插到侦探剧中,作者特别声明这是件手织毛衣,从而一根线完成有其可能性。但是,即便手织物也有须遵循的工业设计原理,那就是收线头的位置不会在容易挂到的衣摆或者袖口,而是安排在领口处。因此,整件事情一开始就建立在谬误之上,而且,谬误真的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灰原哀任凭所有毛线被全部拉走,便是进一步的延续。

有人迫不及待为其打起了补丁:灰原哀作为一个小女孩的身体,没办法拽住毛线把它拉断啊,所以发生接下来的剧情确实是迫不得已。此补丁的幼稚程度到了令人惊讶的地步。为什么制止这一切发生需要毛线“断”掉?根据画面显示,毛线只是挂在了路边的灌木丛上,没人扑上去给它系一个死结,因此即便能够产生使得毛衣解体的拉力,只需用手拽住那根线,灌木丛那头就可以松脱。但是,根本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出这个手,连“拉”都没有必要。因为,他们在一部冷藏车内!冷藏车!其保证经济性的最基本要求便是气密性!因此车门的各处缝隙都要安装密封胶条,关闭之后是没有门缝可言的!线头光靠车门夹住就足够牢靠了,剩下的真的全是“多此一拉”!青山很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bug,因此在842中专门提到从门缝里把纸条塞出去的被否决方案,用意暗示门缝的存在。但这太苍白无力,冷藏车就是冷藏车,如果那车真的低质到连密封都没有做,那我衷心的呼吁大家从此抵制日车。至于砸车这样的傻事就不要做了,反正它们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自行散架掉的。

再往下的bug,连作者本人都打不上补丁,因此他自暴自弃了。相关话题最近讨论的很多,例如理应英明神武的柯哀都忽视了光彦的衣着状况(仅仅以兰J“新一不会让任何人死”的金口玉言,柯南不让光彦冻还算件事情吗?);为什么不让脂肪更多、热容量更大的元太进行加热;为什么哀光腿坐在冷藏车底板上,自身没有力竭,还能有足够体温为光彦加热(冷藏车内壁多是不锈钢或者玻璃钢(一种掺玻璃纤维的树脂)的材质,寒冷环境下坐上去是要伤人甚至杀人的,尤其是女孩子切勿模仿,看客切记,切记!)。以上不再专项分析,这里主要关注的是,冷藏车里到底有多冷?冻伤或者体温过低的情形是否会出现?

措施永远根据需求来采取,因此判断车内温度的依据就从快递内容物来判断。841-843期间,首先被提到的内容物就是目的地为阿笠博士宅的蛋糕。蛋糕的储运环境是相当宽松的,这里给出一张表格用以证实:

该图表最后下方的“蛋糕”一行中,温度的标记赫然落在18摄氏度的位置。18度是什么概念?这货不是冷藏车!这是个空调房!空调房!在里面可以轻松加愉快地过日子!因此结论也是显而易见的,没法冻伤!没法冻伤!没法冻伤!

别以为我和青山刚昌一样行事轻飘飘。以上结论过于草率,谁看了都知道,蛋糕作为食品而言储运温度范围位于在一个相当大的区间内,从零上数摄氏度到零上二十多摄氏度都可以在短期内不影响品质。人体冻伤的门槛在零下2摄氏度,即便日本企业规定严格要求细致,也不能说离开许可温度条件太远。因此必须要进行更多内容物的比对。接下来要注意的是快递员凶手提到的另一件包裹,什锦水果。作为生鲜物品,水果类,倘若进行冷冻处理,细胞液所结成的冰晶便会破坏细胞壁结构,一旦解冻,整只水果就会崩溃得比任何毛衣都要彻底。水果摔一下或许不会出现大的损伤,但是当收件人发现自己的葡萄化成水,香蕉烂成泥,甚至出现多个收件人都遇到如此见鬼的现象并难免有人提出投诉的情况,这种明显违反操纵规程的行为就将成为指证凶手的疑点。因此,凶手断不可在车内进行冷冻。也就是说,结论再次是显而易见的!没法冻伤!没法冻伤!没法冻伤!

如果凶手真的不管不顾,就咬定自己只是调温失误而拒绝认罪呢?最后只好从凶手的终极需求,也就是掩盖罪行来入手了。显然凶手对犯罪有相当的经验,至少获得过书本知识,因此他们会采取冷藏的方式来使得法医鉴定推断的死亡时间出现偏差。尸斑的出现是一种相对难以精密控制的现象,但低温和翻动确实可以对其产生有效影响——只要不冷冻,这会使得尸斑的颜色发生明显变化。如果说尸斑还不能够完全否定冷冻措施的话,那么这里还有一种判断死亡时间常用的指标——角膜混浊程度。角膜混浊得越厉害,说明死亡时间越久,冷藏环境可以保持角膜的状态,但还是同样的,不能做过了头。角膜一旦冻结,马上就会混浊化。因此结论还是同样地显而易见!没法冻伤!没法冻伤!没法冻伤!

要不再继续假设,这俩凶手愣是………………你够了!再愣下去这俩活宝的智商就要跌破青山刚昌本人的智商线了。你们真是出来犯案的吗?你们真是出来犯案的吗??!!活得不耐烦了又何必这么折腾呢……

冻伤的问题谈完了,再来说体温过低。倘若厢内温度确实只在零上数度,那么长久处于其中并不能保证不发生体温过低,这个温度也可以支持如画面表现那样哈出白雾。继续分析具体问题,光彦即便穿着单衣,但仍然是长袖长裤。而就处于车厢内的时长,我们可以根据841开头所述大概还要消磨两个小时的数据推测,体温流失至发生“状况”的时长绝对不会超过这个数值,甚至可能只到这个数值的一半。事情还有另一个方面,那就是断然不可小视日本儿童的抗冻能力。给诸位稍微展示一下:
http://baby.ifeng.com/yuer/story/detail_2011_01/31/4529995_0.shtml
更多情况请自行搜索查阅,看过之后应该对“风之子”的概念有更加具象的认识。体温过低?骗三体人去吧!!!

可以理解众多看客看过新连载内容后爆发出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的心情,但是在我耐心地“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听我解释”之后,你们就不要再琼瑶老阿姨那般地“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不听”了。以上内容如果能看进去,就知道原作千疮百孔的程度已经容不下补丁针脚的位置,那还存在一定要从一个小柯的半月眼表情中找寻青山画柯哀的必要么?不让渣物影响心情的最佳方法就是全面透彻地认识到这物的渣,既然都渣成一坨了,它还能影响什么呢?

以上!打完收工!
2

评分人数

  • 亦殇み

  • EhDaOiGbAaWrAa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对毛衣扯完的剧情非常非常反感!!!
对人体热水袋的剧情非常非常非常反感!!!

TOP

对毛衣扯完的剧情非常非常反感!!!
对人体热水袋的剧情非常非常非常反感!!!
EhDaOiGbAaWrAa 发表于 2013-2-13 00:29



    深刻认识到这一切都是扯淡而且扯淡得这么明显的时候,心情就会重新飘起来了!

TOP

就算深刻认识到了,也非常非常反感!!!

TOP

就算深刻认识到了,也非常非常反感!!!
恨不得分 发表于 2013-2-15 23:16



    深刻认识是用于控制情绪的,无法影响反感程度~不过看这个表情好像还是控制不住……

TOP

本来是想很久没看漫画了看一下的。。。结果看完这篇debug之后突然不想看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