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完结] [11-07-16][新志]混沌之世 杂乱之年

本帖最后由 零若依 于 2013-7-12 19:53 编辑

混沌之世 杂乱之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那年遇见,不再回首。

她独立的走进学校,毅然跨过了一刻胖嘟嘟的可爱男孩,坐在了他的身边。
“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简单的不需要任何解释,气氛也空洞的不需要任何东西去掩埋。
她就是在那个时候,危机的时候,选择了他。
那时的第一印象,总给着她一股不知明的力量,是否是依赖也不知道。
再然后,就知道跟着他就一定会出事。
果真,出事了,可笑的是,那个“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却认为是黑衣组织,他那时没注意到她,一点也没有,所以忘了洞察发现她才真的是组织里的人。
是否有些东西,离你越近,你越辨不清。
他不曾明白。
“噌”的一声的枪响,引来了多少震惊的目光,她不知道包不包括他。
是哭着回家的,只是,不同的是,那路上有他。
她突然一带笑,摄住了他,“Sherry”的称呼让他不寒而战,是什么那?
他疯也似的跑回博士家,发现没事后,又疯也似的和博士与她吵。
这算个什么?
恍惚间,窥伺到了一丝希望的意味,他们跑到哪里,又落了空,在此之间,她注视着他。
遇上事件,又揭开事件,看似正常之中,她积蓄起了眼泪,为了姐姐。
可以说得上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卸下伪装吗?!她那般梨花带雨,他也是心力交瘁。
何去何从、……

相遇就是这样,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上错的人,于是,总是这样,一直在想,如果没能遇见你,多好。
这便是相遇见的全过程,那段他和她都不愿回忆的过程。
【Time will tell。Even if meeting,find it so sad to remember。】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如果放手,你会不会结束?

那一天,她重回了仓库,不用看也知,Gin已等了很久。
“回到组织,杀了工藤新一。”
十个字的命令,她不曾理会。
绕过他,支离破碎的语言:
“……好处那?”
“你知道。”之后就再没有音讯
离去后,跌落在她手里的是两颗红白相间的药丸,伴着泪,渐渐地让那两颗药混在一起。

服下,更衣,见他。
动作快得让人心碎,她都不知道自己可以拿自己怎么办,或许也不需要知道。
“大侦探,我可以恳请你吗,别当着我当面喝。”
对边的人儿眉头紧锁,望着面前被茶发挡着的脸颊,“别这样……”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又怎么能不让我别这样……”双手因情绪激动耳不听者敲打着他的肩,肆虐的眼泪被逼出来,那份柔情谁明了。
第二次吧,在他面前有些下一层伪装,伴随着哭声,苍天拧成了一息。
他没有反应,任凭她的手一次次在他身上掠过,眼泪一次次在他身上浸绽,“你一点也不懂。”
结局是悲惨的,
因为他们都喝下了解药,这断送了他们10年光阴的解药。

她又去找了Gin,“你若改变季节,我就干。”
待走时,她遇上他的目光,直接的看着她,又好像透过它摄住了什么。
“我会的。”
她身体轻颤了一下,转身,离去。

永远没有摆脱住谁的枷锁,我们只是碌碌的掠过彼此的生命,待挽回时,才发现,一步错,步步错。因为我们,一会不到曾经。
故事的发展就是这样,彼此都勾起了一缕回忆。
欲狂捉不放,却发现,都已不是自己的。
【can’t change seasons,so do I.try try try to what? Time after time,step by step,it’s wrong!】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爱错了,就万劫不复。

顷刻间,血满东京,一条街上,10余人无一幸免。
东京城内,本是盎然的绿色。
为了悼念,在一条街上,挂起了一条有一条的白丝带。
远远望去,
像冬。
她震惊了,她完全没想到,Gin会这样做,算得上是改变季节了吗?
她不想回答,这种杀人,以血渐红的方式,她不想做评价,
是的,自己还没有低俗到要去这样以心求生的。

但还是,去了。
“杀人犯却在畏罪潜逃,警察该那怎么办呐?……”看着自己的手机,佯装要按下几个数字,话却对着那一头。
“不说他们,你打算那我怎么办呐,Sherry?”好笑的看着她的手机。
“帮你。”合住手机,“……只一次,工藤新一会找你的,即使……是尸体。”
后面的话已不想再说,害怕会涕不成声。

她开始渐渐的关注他。
他察觉到了不对,却也欣然接受,但更多的,渐渐地,不是欣慰而是不安。
他在望见她时总是一阵阵心悸,她的每一个伪装的动作都把他弄的心神缭乱。
奇怪的是,在那温柔的黑发女孩的质疑下,那份情窦初看的感觉,淡了。
我是怎么了?他开始不停的问自己。
“大侦探,”“江户川”“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
不语之间想起了她之前叫他的种种,他对这份奇怪的心理反应,躁动起来。
不过,最后还是被疑虑和猜测打败,被归结为时间呆的久了,习惯了。

她更多用笑脸面对,不捅破他们之间微妙的变化。
反讽的语言却亦没收拢。
她们一起为看哪场电影而争执,为彼此的职业而面红耳赤,
她的调侃,他无奈的半月,
她的忧郁,他心碎的掩饰。
他的破案,她开心的在一旁凝视,
他的飞扬,她偷偷在心中收藏。

这样美好的画面能持续多久那?
取决于自己,
她往往手中那把枪,
心往心里收了收,
情在情里痛了痛。

当一个人的生命掌握在另一个人的手上时,那么这两个人,不是敌便是友。
苦苦在梦中寻觅,望断了红尘路,最后发现,在道路的两旁,包容自己的,只是自己的影子。
这时的痛,痛中的真,都一起,撒手人寰。
【Don’t care what is written in your history,there is me,it’s just ‘doesn’t matter’。
My ghost is in your heart。 】

——坠进深渊的蝴蝶,终不再回,如我。

——我开始害怕遇见你,工藤。
她这几天总是不住的躲着他,这让适应她在身边的他惴惴不安。
她跑,他却追了上来,
是啊,她千千万万次也不敢想他会追上来。
可惜,她跑得更快,为的是,不见他,她害怕自己会忘记那一缕杀机。
惋惜的是,他也追得更快,有那么一瞬间,不想再放手。
追者无意,跑着有心。
这场是非的游戏之间,已分不出对错。
正如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Gin一样。

甩掉了他。
呼呼喘气间,Gin已站在她身旁。
“时间到了吧,你还没有耗够吗,小猫咪?”
——什么?
猛地抬起头,正巧与Gin对视,那黑眸中,一丝邪气。
组织里是不能和Gin对视的。
她收起目光。
不料,他强拉着她,粗壮的臂膀,强使她看着他。
“3个小时,否则我会让整个日本处于冬季。”

她落魄地回去。
望着在门口等着的他,低下了头,强忍住泪。
吻了上去。
从她那个视角,发现对面的蓝眸一阵笑意。
他回了过来。
就这样持续着,四眸持视。
是有多坚强,才会强忍泪水,与他眩于烂梦。
两颗心的交接,命运的玩笑。

枪在手里,闭上眼,贴在他胸膛,上了档,
却迟迟没有开枪。
恍然间,她望见他莞尔,红唇轻启,
“砰”……

一片黑寂,伴之而来的,是对面人儿的鲜血。
她或许永远都不会忘,他自己扣动的扳机,说的是,好好活下去。
没有泪,第一次痛苦不能有泪表达。
她第一次感到除组织外的恐惧,他对她了如指掌——她想在杀了工藤后自杀。
上天即生了志保又何生工藤那?!
即杀了工藤又为何让志保活下去拿?!

他和她都曾经漫步在人生路上的,彼此必须是相交线,因为要相交之后,必须渐行渐远。
可是,没有,相交之后,都改变了航线。
如果死亡,只是带来痛苦,那么,死亡本身的价值,就被他人的缅怀超越了。
【Everybody laughin in my mind.We don't care who we are,what we did,so ,generally,unhappy in this Chaotic world.】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回忆,如果可以唤起生命

组织破灭了,就是这么简单。
破灭了,仅仅2年,一个在日本称雄的组织就这样破灭了。
庆功宴上,志保没有乱走,只是很安分守己的看着周围,着冰冷的眼神,令人毛骨悚然。
是呀,在工藤死后,自己就加入了组织,并同时,加入了FBI,歼灭了组织。
如今,一切都完了,结束了,一直以来把工作当为放开的谎言也破散了。
何去何从。

这个在墙角坐着的人儿,同样吸引了很多目光。
无法比喻的美。
——冷艳
或许他们想到的只有这个。
可这时,如果在,黑发男孩说不定会过来调侃,让那张脸在笑起来那。

赤井走过去,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不语,抬起头,看着他,亦是空洞。
——那眼神里,少了点什么,不,是把有些东西藏到了角落。
心里虽这么想,可说出来,却成了,“谢谢啦,志保,没有你,我们说不定击毁不了组织的。”
头又低下去,玩弄着那名叫Sherry的酒,“是吗,我只可不想你再把我当成我姐姐。”
——是吗?早已不是了,早已接受了sherry而忘记了灰原。
一饮而尽。
——如今是,放弃了Sherry而接受了志保。
将杯子倒立过来。
——混乱。
“我没有,一点也没有。”
怔住,
“是吗……?”
仓皇的笑了起来。
“想去就去吧,这里我帮你摆平。”依旧是靠着墙,眼光掠过茶发,飘向远方。
“……谢……谢你。”起身,走出。
——自己的伪装,又被一个人看破那、

打了一个车,“到国州陵园。”

——我有何会把你当成你的姐姐那,你比她坚强,她却比你爽朗。
两者是极端那。
——你其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当做别人都看不出来吗,谁都能看出来。一个嘴硬的女人,改改吧。
我一直会在你的身旁,一直。

俯下身去,抚摸起了墓碑。
眼神飘舞着。
夕阳拉长了回忆的步伐,渐渐射向四周,天边那片火烧云,染红了天染红了树,染红了佳人的倩影。
情不自禁的,“我爱你。”
闭眼停息,
——不对啊。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叫田野周的人名。
突然听到了轻笑声。
——谁,为什么我的心会突然加快,为什么这么像他?
“出来!”
“……”
墙角转出来一袭黑衣的男孩。
“……工……藤新一”
缓缓起身,这来的太快,根本没有梦去澄清。
他快步向前,来到她面前。
“我回来了……”
看着面前差异的眼神,向前。
吻,
为梦添加了几分真实。
她望着他,伸出推他的手又缩了回来。
花,落了下来。
天边一阵粉红落霞。

放开了她,阳光微笑着锁住她的双眼。
“我,也喜欢你啊,志保。”

太阳真正的落下去了,没有一丝挣扎,
因为,为了她深爱的大地,她可以倾己所有。

“不过,如实招来,你是怎么装死的?大侦探”斜斜的看着身边的人。
“啊……这个吗……饶了我吧,志保。”
……

悲剧,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只是,如果•爱,铭记初衷,倾其所有。

【All through we don’t know anything,our ending is happiness。】

那么,就再吟一遍吧,如果能看到这里,请念出它来。
林花 谢了春红
太 匆匆
无奈 朝来寒雨 晚来风
胭脂泪 相留醉 几时 重
自是人生长恨 水长东
                                                    ——李煜
1

评分人数

  • 零若依

好吧,我承认我没看懂,但是蛮喜欢楼主的文风

TOP

-2
谢谢,可是,有那么难懂吗,难道我的短剧真成了阅读障碍?!
I think Ai will have a very big happiness
Because we give her many love!

TOP

我刚以为要悲剧结尾,竟然来了个神奇的HE...不过说实话我喜欢这种结局啦嘿嘿。
哀界13岁生日快乐(* ̄︶ ̄)y

TOP

回复 4# Princess


    好吧,我是如此的神奇……

TOP

喜欢,

TOP

恩恩回复 6# airuican

TOP

我想知道工藤是肿么死的?
茜網戸の下で、私は縁がない。黄土畦に愛の勝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