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完结] [12-04-23][柯哀]未央

本帖最后由 零若依 于 2013-7-12 19:57 编辑

六月,三年B班班级旅行。

二年级跟随父母出国的江户川同学也特地回国和同学们一起庆祝三年级结束,进入小学生活的后半段。

“啊!这不是柯南君么!”
“柯南!你还知道要回来啊!”
“江户川君!还记不记得我啊!”
“哇!真的是柯南耶!”
“我就知道柯南肯定不会忘记我们的!”
……

江户川柯南一出现便很快被包围了起来,并且很显然,他也很享受这种感觉,笑嘻嘻地和相别一年的同学们打招呼。

远处,灰原哀在往书包里装便当,偶尔抬头看看人群。

“小哀~柯南回来了啊!”吉田步美兴冲冲地朝人群跑去,恰好看到了灰原蹲在一旁收拾东西,便不由分说地拉着她挤进了人群。

柯南看到人群外围的步美和灰原,笑意更明显了一些,冲着她们的方向做了一个“HI”的嘴型,引得步美用力跳起来向柯南挥了挥手。

“这一年他倒是没什么变化啊。”灰原微笑着说。

“嗯!不过他好像更开朗了呀,原来他不太喜欢引人注目的。”步美歪头回忆了一会儿,高兴地发现了这样的改变。

噗……灰原在心里笑出了声,那个最喜欢引人注目的家伙竟然能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也真是不容易。

“同学们!”小林老师清了清嗓子,“大家不要围着江户川同学了,快点准备好东西吧,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哦!出发!出发!”
孩子们一听到“出发”二字立刻散开去整理自己的书包,柯南也终于脱开身。

“哟,大侦探还真是受欢迎啊。”手上继续打着包,灰原哀头也不抬地调侃着刚好走到身边的柯南。

“啊?”柯南微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地对灰原露出半月眼,“小孩子比较热情嘛。对了,我是来谢你的啦,辛苦了一年终于做出了解药,不愧是灰原呀。”

灰原的表情也有瞬间的凝滞,进而又笑了起来,“江户川君不是也很厉害么?用一年的时间破获了最大的跨国走私组织……哦不,这个功劳应该是工藤君的才对。”

“喂喂……你这个女人……”柯南绝望地叹了口气。看着灰原哀背起书包,便与她并排融入了孩子们队伍。

######################################

#########################################

大巴车缓缓地走在乡间蜿蜒的小路上,两旁的青翠张扬地宣告着夏天的到来。细细听的话,还能听到蛐蛐的叫声。

如此充满生机的环境让长期生活在城市中的孩子们兴奋极了,每一块小小的玻璃里都贴着好几张好奇的脸。

“你看!那里有只松鼠!”

不知是谁最先打破了车内小林老师好不容易营造的安静气氛,一车的孩子瞬间喧闹了起来,连平时喜怒都不形于色的灰原也惊讶地叫了一声。

“咦!”

旁边一直注意她的圆谷光彦立刻发现了那个让她惊喜的目标——一只毛茸茸的小松鼠,正抱着它的宝贝松果,踩着小碎步摇摇摆摆地从路边跑回树旁,还不时地回头警惕地看一眼,好像是怕这个庞然大物抢走它的口粮。

“好可爱!”步美在另一个窗户也看到了那个小东西,和旁边的几个女孩子一起笑起来。

柯南看着正托着下巴沉思状的光彦,心里窃笑:这家伙不会又在想从哪个黑乎乎的森林里抓几只松鼠来吧。

一回头,柯南看见小岛元太孤零零地坐在车厢最后面,没有挤到窗口去,感觉有点奇怪,“哎?元太你怎么了?”

元太一脸怨念地指着自己的脚,“唉,早上来晚了,结果跑上车的时候鞋里进了个小石头,把脚磨破了,一站起来就疼。”

“呀?那处理一下吧,我记得卫生课教过……”步美听到柯南和元太的声音,马上跑到车厢座椅上,掏出手绢皱着眉头回忆着卫生课的内容。

“我来吧。”灰原也走了过来,蹲下身查看元太的右脚,拿过步美的手绢熟练地擦拭伤口的周围,把磨破的表皮轻轻撕下,然后在口袋里摸了一下,却发现需要的东西还在书包里没有拿出来。

“给。”有一阵没说话的柯南左手抱着灰原的书包,右手拿着从包里找出的一片OK绷递到了灰原手上。

什么也没有说,灰原哀快速地接过OK绷,贴好,拍拍手站起来。

恰好这时大巴经过一个小坎,摇晃了一下,灰原没有站稳,向后倒入了柯南的怀抱。

两人的头离得很近很近,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柯南脸一红,扶稳灰原,“这个、在车上不扶好扶手还真、真是危险啊。”

灰原微微挑起眉毛,轻轻地说:“哦?江户川君也知道危险啊。”

柯南顿时更尴尬了,张开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光彦不知从哪里也跑了过来,抓住灰原的胳膊,关切地问:“灰原同学!没事吧?”进而抬起头发现自己的姿势很像是从柯南怀里把灰原拉出来,也尴尬地红了脸。

“我没事。”相对于尴尬的两个男生,灰原倒是显得比较冷静,不动声色地脱开两人,抓住了元太座位上的扶手。

但是她在倒入柯南怀里时,脸颊上一瞬间的红晕却没有逃过步美的眼睛。步美有些不高兴地低下头去。

#########################################
I'm flesh and blood, but not human

TOP

######################################

对于经常随博士出来露营的侦探团来讲,搭帐篷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于是几个男孩子在搭好自己住的帐篷后都带点小炫耀地去帮助其他同学。

灰原和步美则在小溪边把孩子们捡来的柴搭成烧烤架。

柯南刚教完一群孩子支木桩的技巧和注意事项,得意地笑笑,站起身来,看到步美向林子里跑去,估计又去捡柴了,便走到独自一人的灰原身边。

“喂,我说”,柯南插着兜,把溪边的一个小石头踢进水里,看着水面的波纹,“你真的打算就这样了啊?”

“嗯?”灰原也看向水面,扩散的涟漪上有两人模糊的身影,“这样不好么?”

柯南挠挠头,“好是挺好……可是,毕竟你不是小孩子嘛,现在也没有被认出来的危险了,你应该也很想变回原来的样子啊。”

“都三年了,已经习惯了啊。”灰原站起身看着柯南,耸耸肩摊开手,歪着头说,“而且变回去的话也不方便继续住在博士家里了吧,我又没有什么人在等着。”

柯南看着好像很无所谓的灰原,心里默默地叹气。

你啊,明明孤独难过,还总是找那么多借口装坚强干什么嘛。

##########################################
I'm flesh and blood, but not human

TOP

#####################################

荷花,夏天的风物诗。

灰原哀记得步美有篇作文的题目就叫这个,当时老师还把它作为范文在全班念了一遍,她也记得那时自己很有感慨。

作为组织的研究人员,她每天面对的都是冷冰冰的仪器和僵硬的人体,所以当她跟着侦探团第一次去野营的时候,她对于自然界的一切美好都感到好奇和震惊,也慢慢地发现,原来自己也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喜欢小动物和小花小草。

而现在,她的面前正摇曳着一株带着晨露的荷花,含苞待放的粉色花朵无比柔媚,羞涩的样子像极了即将出嫁的女孩子。

“呼——”一阵风吹过,溪水带着荷叶荷花摇动了起来,晶莹的露珠从花骨朵上掉了下来,落在荷叶上,滚来滚去,竟然没有碎。

一旁,刚睡醒的元太伸了个懒腰,摇摇晃晃地在燃了一夜的火堆边走来走去,等着面包烤热。

柯南也从帐篷里钻了出来,睡眼惺忪的样子,轻飘飘地朝火堆走去,经过灰原身边时咕哝了一句:“早啊,灰原。”

灰原哀回头,看了一会儿柯南的背影,又看回荷花,把鞋子脱到一边,腿伸直坐着,赤着的脚放在鹅卵石上,感觉着清凉的溪水潺潺流过。

这么干净的水,是不是也可以将人的黑暗与罪恶洗清呢?

应该是吧,单单看着,就有一种心灵被荡涤的感觉呢。

###############################################################################

游戏是孩子们的天性,无论在什么场合都无法阻止他们游戏的欲望。小林老师叉腰站在展览馆的大厅里,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这个乡间的美术展览馆其实是个在国际上都相当有名的美术圣地,因为这里展出了很多极其珍贵的名家作品实物,而且主题鲜明,都是乡土风格的油画、水彩画和浮雕作品,不少美术工作者不远万里地跑过来欣赏、学习。

可是这群小孩子们竟然把巨幅的油画当做遮挡物,在这个迷宫似的展览馆里玩起了捉迷藏!

无奈的小林老师只好不停地提醒不要撞坏保护画作的玻璃,不要蹭坏浮雕。

“好吧,你抓到我了。”躲得并不隐蔽的灰原哀很快就被发现了,为了不扫同学们的兴致,她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

等到担任捉人者的上崎同学走远,她开始正经地欣赏墙上的画作。

灰原躲的这个厅展出的主题正好是夏天,于是她抱着胳膊,一张张地感受画面所展示的气氛。

“我猜这幅画的是七月。”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灰原一跳,转头一看,果然是最没有眼色的柯南,看来他也对捉迷藏不太感冒。

“哦?为什么呢?”灰原其实并不是对回答很感兴趣,只是本能地挑起眉毛质疑柯南的结论。

“这个啊……”柯南正要开始得意地卖弄自己的知识,突然想起给兰解释事情时的情形。

每次兰都是睁着圆圆的眼睛,好奇地问他“咦?为什么呀?”,然后他就开始炫耀他的博学,最后兰一定是“哦”一声,一脸不爽地看着他,脸上写着“嘁,不就是比我知道的多一点么”。

然后又想着灰原挑着眉毛的表情,这女人,明明是问句,她一问出来就那么不给面子的感觉,真是和兰截然不同,她真的是正常的女人么。

这样想着,柯南努力在脑中绘出灰原像兰一样穿着高中制服跟着他的脚步一起去学校的样子,还有考完试焦虑地抱着头对他说“哎呀我考砸了怎么办啊怎么办”的样子,不小心“噗”地笑出了声。

“啊对不起走神了,灰……”柯南这才记起正要跟灰原说他判断季节的依据,却发现茶发女孩早已走到了另一幅画的面前,一点儿都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

喂……怎么这么不可爱啊……

而他当然没有发现的是,在他刚刚开始走神时灰原转身之际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
I'm flesh and blood, but not human

TOP

########################################

正值接近夏至的时节,快八点了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太阳在远处的小山包上隐去了一半。

残阳似血,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大片的云,特别是云的边缘,像镶了一层金边一样绚丽耀眼。整个天空也是淡淡的红色,异常辉煌的感觉。

在小溪边扎驻的孩子们三五成群地玩着纸牌,聊着天,侦探团的孩子们也就自然而然地盘腿坐在了一起。

“今天的画都很棒呢!”元太兴奋地说,伸出手臂比划着“门厅摆的那幅画,有那——么大啊!”

“是啊是啊,那都是名家的呢!”光彦立刻不甘落后地发表起自己的观点。

喂喂……柯南在心里苦笑,你们明明一直在玩,都没怎么看展览嘛,门厅摆的那幅是一个风景画界的新秀的作品哎。

抬眼看了看灰原,发现她正盯着手上的展览馆介绍,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家伙也太能装了吧……没准还真是适合这种生活啊。

“我猜一定是因为那些画都太珍贵了所以把展览馆弄得像迷宫一样,这样小偷就算拿到画了也容易在里面迷路出不来!”说到名家,光彦又一本正经地锁起眉头,认真推测起来。

“介绍上说”,灰原突然出声,挥了挥手中的介绍折页,“设计展览馆的人是一个迷宫迷,所以才把他所设计的几个建筑都造成了迷宫一样的格局,像长崎那个有名的迷宫住房也出自他之手。”

“哦……也给我看看那张折页吧。”光彦觉得有些丢脸,便拿着灰原手中的折页开始仔细地阅读,以掩饰刚才的尴尬。

灰原微笑了起来,抬起眼看着柯南。

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没发现饭粒的柯南松了一口气,又顿时紧张了起来。有希子的话在耳边想起。

“女孩子那么看着你的时候,如果不是你脸上有脏东西,就是喜欢你哟~”

“那个叫小哀的女孩子喜欢柯南吧~”

兰的话也出现在脑中。

“因为我……喜欢你呀~”

灰原调侃的声音也“恰到好处”地被他记起。

开、开什么玩笑嘛,那可是灰原哎。

柯南猛地摇了摇头,脸有些发烫,心虚似的躲开了灰原的眼神。

大侦探的情商还真是低,都不好意思和女孩子对视啊。灰原哀在对面饶有兴趣地看着表情不断变化的柯南,嘴角扬起更大的弧度。

########################################
I'm flesh and blood, but not human

TOP

#######################################

爬山通常是野营的最后保留项目,大家把东西整理好放在大巴上后,轻装上阵,蹦蹦跳跳地开始了上坡运动。

清晨的空气凉凉的,吸进肺里带来丝丝的寒意。太阳虽已升起,却像是还没准备好一样,光线柔柔的,不暖和,也不刺眼。

“啊!早晨出来锻炼肯定很舒服,而且可以很快就清醒起来。”走在步美旁边的伊同学举起双臂张开手指,感受着空气快速地穿过指缝。

“嗯!”柯南在一旁走着,又开始给孩子们普及常识,“不过其实早上并不是锻炼的最佳时间。因为早上空气中的氧气含量是最少的,绿色植物在夜晚无法进行光合作用,只能和人类一样吸进氧气呼出二氧化碳,所以傍晚的氧气才是最多的。”

“哇!柯南好厉害耶!”步美和伊都崇拜地看着柯南。

“呵呵”,柯南干笑两声,挠了挠头,“都是电视上说的啦。”

灰原走在柯南的后面,看着他别扭地装小孩的样子,偷偷地笑了。

长长的队伍呼哧呼哧地爬到了山顶,每个人都满头大汗的。

“同学们不要太靠近山崖啊!看、看风景和照相的时候注意安全!”小林老师气喘吁吁地最后一个爬上了山顶,第一件事就是嘱咐孩子们注意安全。

山顶上的风比较大,孩子们的头发都被吹得乱乱的,又沾了汗水,便都丑丑地贴在头皮上。往下面看,群山环绕,还能看到远处的覆着雪顶的富士山。四周弥漫的雾气让孩子们觉得像是踩在了云的上面。原本觉得那么容易迷路的庞大城市也缩成了小小的积木,大巴都小得像蚂蚁一般。

灰原看着风景,总觉得还有些不够过瘾,于是四下寻觅,发现在山崖那边有一块不太大的岩石,便走过去,试图爬上岩石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一些。

可是那岩石表面长了一些小植物,踩起来软软的滑溜溜的,她怎么也不太敢往上爬。

突然,面前多了一只伸出的手。

“来!小心点儿!别摔着,也别被小林老师发现啊!”

柯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蹲到了岩石上,一只手做着噤声的姿势,另只手伸着,准备拉灰原上来。

灰原愣了一下,没有意识地就把手伸给了柯南,一用力,爬上了岩石。

拍了拍身上的土,灰原调整好姿势坐了下来,腿搭在石头的一侧,脚下就是深深的悬崖。

正想把衣服上的褶皱拉平整时,她才发现,她的右手还被握在柯南的手心。

“啊,坐、坐稳了?”柯南也一下子感觉这个气氛有些暧昧,松开了手,揣进兜里,不自然地转过头看着脚下的风景。

灰原也像是没事似的看着风景,忘记了调侃柯南红红的脸。

“对了”,柯南突然想起了什么,“刚才大叔发短信说一会儿在山脚下接我,和他还有兰一起吃个饭,算是道别吧,以后就没有江户川柯南了。”

“嗯。”灰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勉强地回应一声,忽略掉那句“以后就没有江户川柯南了”所带来的微微的心酸。

“还有那个”,柯南像是有些难以启齿,脸更加地红了,手抓着裤子,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就是……那个……你……”

“我喜欢你啊。”灰原哀微笑着打断了柯南的话。

“啊?你怎么知道我要问……啊不是!你刚才说……”柯南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我说,灰原哀喜欢江户川柯南啊。”灰原眼中的笑意更明显了。

“啊?!”

“不可以么?”灰原继续调笑着。

“不是……我……那个……”柯南简直是手足无措了,要不是在岩石上害怕一乱动就保持不好平衡掉下去,他现在肯定是在抱着头转圈。

“放心啦,以后就没有江户川柯南了,灰原哀不喜欢工藤新一。”灰原很正经地告诉眼前的男孩,耸了耸肩。

“哦……”柯南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平静了下来,进而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

“没有可是啦,大侦探。小林老师好像过来了呢。”灰原向身后指了指。

“喂!你们两个怎么可以坐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小林老师的吼声从两人身后响起。

“啊我们现在就下来。”柯南说着,就拉着灰原跳了下来,心里却默默想着,老师啊,你这么一吼才容易把我们吓得掉下去吧。

灰原看着又被不经意地拉起的手,嘴角悄悄地上扬。

这个样子拍成偶像剧一定是个出人意料的虐心情节吧,自己可是刚刚告白呢。

不过,谁说偶像剧就是真实的呢?
谁说告白后就一定与告白前有天翻地覆的差别呢?
谁说单相思的那方就一定卑微一定总是哭哭啼啼撕心裂肺呢?

她是灰原哀,他是工藤新一。
他们相差十岁,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活。

从这一刻起,他们将回到他们不同的世界,不再有交集。

不过,不过,没结果的故事才最美,不是么?

江户川君,我们这段没结果的故事就要到此为止了。

Goodbye。

——全文完
I'm flesh and blood, but not human

TOP

【后记】

叹气啊叹气,最终居然以5964个字完结了这篇文,让我立志上6000的愿望彻底破灭了T T

其实,很久没有写这么纯粹的、类似于小学生作文的东西了,写一写溪水,写一写小动物,写一写荷花和火烧云,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很多天来,由于某篇亲世代的长篇正出于日更状态,便只好每天沉浸在自己设计的复仇与阴谋中,常常写着写着自己都冷汗涟涟。有人看了就问我,你是怎么想到那么复杂又残忍的阴谋的,还抽丝剥茧地一缕缕呈现给我们。我说我也不知道啊,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于是那人断定我一定是心理阴暗生活不幸。

但是事实上,我还是个很阳光的人嘛,会听着音乐想起旅行时遇见的美丽风景,会偶尔也写写这种小文儿治愈一下自己和读者。

这个文的灵感主要是来源于梁静茹《儿歌》里面的歌词“没结果的故事才最美”,感觉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初恋的滋味,不一定到最后非要你死我活强迫对方遵守不经意时许下的所谓海誓山盟,淡淡的随风飘散了就挺好的。

而“未央”的确算是我盗用的一个题目吧,在听到那一句歌词时立刻反应到了这个词,记得小碎在文里说,“央”就是“结束”的意思,而我觉得无论是那首歌还是这篇文,所体现的都是一个“没有结束,没有结果,却依旧美好”的意思,于是就拿来用了,希望她不要介意啊QAQ

2011-1-29 22:19 纯汐 于南昌市安义县万埠镇
I'm flesh and blood, but not human

TOP

怎么说呢……看得很顺畅,也没有像其他小说那样出现很多唐突的地方,感觉不错耶> <
“谁说告白后就一定与告白前有天翻地覆的差别呢?”共鸣!
哀界14周年❤

TOP

确实挺虐心的,哀的告白就这么。。。

TOP

放手才是最美的,喜欢他,就给他空间。
茜網戸の下で、私は縁がない。黄土畦に愛の勝利。

TOP

It hasn't finished.It's now and ever.
I appreciate that you give me another moving ahout such an inconsolable feeling.
Thank you.
未央,情未深时却已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