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灰原哀创作因果的反馈与进一步阐释

[本文乃《灰原哀创作因果的演绎与归纳》(http://www.haibaraai.net/bbs/viewthread.php?tid=33010)的后续,补充搬运]

《灰原哀创作因果的演绎与归纳》一文在柯哀同盟会特刊2010年七夕号刊登后,获得了一定的反响,下面对其中部分突出的观点进行回应。

拜仁慕尼菲对于“伏笔靠埋优于靠挖”的观点提出了反面意见,指出善于挖伏笔的才是一流作者,并支持了“光靠有限的埋,不如无限的挖”这一理论。但很遗憾地,尽管“无限的挖”理论就像“勇气,正义的词汇”那样说出来轻松而又威风,但实际上却是一个伪命题。即便是冗长流动的长篇作品,作为的“前文”的篇幅是有限的,前文中设定的人物是有限的,这些人物的台词、所作所为乃至贯串起的情节都是有限的,从而能够从中“挖”出的伏笔也是有限的,就算作家所“挖掘”的前文每字每句全是刻意“埋种”下的伏笔也是如此。而倘若没有刻意“埋”的过程,那么“挖”也就成了类似“靠天吃饭”的概率实验过程。凭空搜集而成功收获可用线索的概率即便未必低于基于因果的确定性收成,也没有证据认为其相较而言就具有优势。并且,除去讨论通过“埋”与“挖”建立剧情联系的可能性与绝对数量,我们还有必要比较以两种不同手段所能获取的线索质量。

信息论指出:系统越是有序,信息熵就越低;事件出现的概率越小,需要落实的不确定性越多,信息量就越大。以上再往白话文翻译就是那句著名的“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那么对于一个故事线索而言,其前因后果的关系越是“有序”,其情节完整发生的概率越小,故事性就越强,精彩程度就越高,这一线索的质量也就越好。以上只是对质量本身的定义,而质量评估向来难以空对空进行,必须结合具体实例进行分析。由于在严格意义上,我们无法深入创作人员的脑内判断线索到底是由“埋”还是“挖”所得,因此所举实例都是作为“疑似”出现,以示慎重。作为疑似埋下的伏笔实例,自然就使用宫野明美的“妹妹”与灰原哀之间的联系。这联系为什么是事先埋下的伏笔,原因已由上次的正文所述,这里不再重复。寻亲事件给后续剧情留下了这一明显的桩脚,转学生灰原哀就明确回应了这个线索,两者间构成了一个有序的因果关系,其最终独一无二的特征也是将两处情节的诸多变量确定统一化的结果。而这个伏笔的质量已经由现实所证明,当灰原哀的包袱被抖开之后,产生的是《柯南》全剧中数一数二的高潮。另一方面,作为疑似事后挖出的“伏笔”,我们就使用Pisco与M13中出场的Irish为例。显而易见,因为这是剧场版,所以是由编剧自行“挖”出,原作者青山谨不反对而已。与前述灰原哀的伏笔相比可以说是高下立现的,Irish只是单方面声称Pisco跟自己爹一样亲,而Pisco则从未为这个后续作出任何铺垫,从而这个单向联系明显导致了失序。老实说倘若原作中Pisco的遗言真有我徒弟如何如何,编剧还真不敢就扯过来用。不过他就算不扯这条线,也不代表他就不能扯其他的。既然终归不能指望像样的伏笔,Irish大可设定成Tequila的小舅子,或者是Calvados的拜把兄弟。这样的剧情怎么说都行得通,正如但凡哪家的狗都可以咬人,自然就暴露出其未将不确定参量真正落实的本质,从而也不过是个平庸的故事线索罢了。然而如果将剧情扯得天马行空都算是“灵感”,便当真辱没了那些千辛万苦埋下线索,有朝一日呼应伏笔的工作。在故纸堆里“挖”出伏笔的行为,并非就无法出彩,也并非就低人一等,但这毕竟只是项基于“嫁接”的实用主义策略,因此实施的结果常常存在先天不足。为了填充大局观上的缺陷,或者弥补作者构思能力的不足,尤其商业化的过程中无法随心所欲地控制节奏的情况下,“挖”是无可厚非的。但“挖”便“挖”了还一定要用些排场话支持自己的优越感,那千言万语依旧化为一句话——不要骗自己。

旅游情报对契柯夫的挂枪理论给予了有益的细分探讨。即如果放到电影中,一般的编作者和道具师傅甚至还需要考虑添设不需要的东西,以增加“人物生活的痕迹”。在此话题的基础上继续发散一下。就契柯夫的专业——戏剧,以及《名侦探柯南》所属的表现形式——漫画而言,对于生活痕迹的添加也是有意义的,例如作者要街道上多添几笔车辆以表现周遭环境之类。但至于对契柯夫原话的诠释,我们仍然还是首要站在他的立场上进行理解,即以一个剧作家的身份在墙上“挂”枪的举动,只有通过写在剧本上来完成。而剧本本身主要着重的就是故事与台词,对于演员表演和环境描述不承担太多义务,而是更多地由导演、道具、动作设计之类的专职人员完成。举《True Lies》的例子,结尾跳Tango的桥段在剧本中就只是最后的一句台词:“Dance?”——之后导演为完善此景,劳烦的就全是编舞和布景以及从大牌到群众演员们。对于《柯南》这一作品,背景中的车辆自然可以让助手包办,而伴随台词而生的、明美背景中志保那面貌模糊却轮廓分明的剪影,则明显是作者早已深思熟虑又加以故弄玄虚的布局。倘若为了添加生活痕迹,作者会倾向于将背景绘至眉目俱全。而让人窥得一瞥却又无法得知全貌,则正是悬疑的精妙。可以引用Hurricane_X在《柯南创作角度杂谈》系列中的一句话:漫画中,不会有一笔是没有意义的。而为什么有那一笔,为什么又在那一笔后就点到即止,其中必然是存在着门道的。

最后再提一个经常被议论的点,即曾经甚嚣尘上的“报复阴谋论”,也就是正文中也引用过的,据说作者半路创造了灰原哀以“报复”制作方。且不说青山刚昌老大不小了到底有没有那么意气用事,大家好歹都在一条道上讨生活,不说亲密到吃一碗饭的地步,至少也是共生关系。何况他毕竟作为一名单独的作者,倘若是蓄意与制作方公然“对抗”,是不能指望得到什么实际正面收益的。另外可能会有的一个质疑,即如果明美背景的剪影是如此重要的一处伏笔,那为何他不向制作方事先提出这个改不得?抛开TV改编伊始他还人微言轻这样的因素,解释也很简单。不是因为不重要,而正是因为实在过于关键。灰原哀这张牌对他来说就像是可口可乐的秘密配方那样重要,但和可乐配方又有所不同的是,可乐配方的保密价值始终在于严守秘密本身,而灰原哀这个角色的保密价值则要在揭密的一刻完全释放。因此在揭密的一刻到来之前,青山要像保护可乐配方一样,哪怕连“自己人”都不告诉,这才是最安全的,这才能保证抖包袱的过程产生最轰动的效果。另外,Hurricane_X曾在版面讨论中介绍过,漫画作者收入来源的大头是由杂志连载的薪金以及单行本销售的分成所占据,而动画和剧场版之类则油水有限。那么就经济效益而言,他也会首要顾全连载的出彩程度,而动画改编既然是改编,就总是可以说圆的。以上一段讨论,由于与“报复阴谋论”同属主观臆测的成分更重,既然作者的想法只能猜测无从考证,故无法放入谨慎的《演绎与归纳》也属自然。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