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完结] [13-07-09][光>哀] 圆谷光彦的秘密宝藏

好久不见啦大家,最近吃的好吗,睡的香吗,长胖了吗,没长就别和我说话了(不
一晃眼我们哀界都12岁了,再过几年差不多可以嫁了(不
值此就把《AI》本里的文放出来,祝哀界生日快乐!



--------------------------------------------------------


圆谷光彦的秘密宝藏

When he was 21

“夏天的话,果然还是要这样才最棒啦。” 舌尖沿着嘴唇的形状划一圈,女孩子嘴角的冰激凌痕迹被轻轻舔掉。周围确实有艳羡的目光投向另一边的年轻男人。而他只是盯着太阳发呆,直到刺痛提醒才想起闭眼睛。
有一秒他的视觉记忆全部是女孩子的声音。
错了。眼睛怎么会记得声音。
“太甜了吧。”他说。
“才——不——”
女孩儿放大的甜美笑容。
“才不甜,不信你尝尝。”

话音一落唇角就有了柔软的触感。
他是不信。不过没机会说出来。
他知道千山沙美一向大胆,就比如她会在夏日炎热的街头长椅上凑过来亲吻他,这件事是他二十一年来认识的其他女孩儿都做不到的。
“啪嗒。”
他抓住沙美的胳膊,“化了哦。”
“哇!”沙美朝下看,巧克力味道的冰激凌像雨点一样绽开在白色连衣裙上。“哇哇哇,怎么办!”
他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觉得好笑,“别急。”拉过裙摆,盖上自己的手帕,把湿漉漉的地方沾干了,“等到干透就刷掉,用家里的小刷子就可以。然后再像洗其他衣服一样洗洗就好了。裙子以后不会有痕迹。”他拉她老实坐好,“不过现在这样,你是不是要先回家?”
“嗯嗯,掉了冰激凌的裙子不能让更多人看见!”
“先把手里的吃完,不然等一下又要掉在衣服上。”
“啊这就!这就干掉它!”沙美大口大口的咬掉冰凉的甜点,含糊地说:“光彦好厉害哦。什么都知道。我最喜欢这样的光彦了。”
“看电视学的。”
“咦……不会是主妇频道吧?”
“是的。”
“超——幻——灭。”
沙美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惹得两个人都笑起来。

“不过啊。”
圆谷光彦看着途径他们身前都会投来羡慕眼光的单身路人,突然把左手覆在了千山沙美的右手上。
他说:“没关系的。”
“嗯?”
“重要的并不是从哪里学到。”
沙美侧过头来看他。
他希望自己的声音也能被她看见。
“是很久以前的朋友说的。”

When he was 7

充斥着危险和谜团的丛林,不知道下一步出去会停在哪里。幸运的是他们在一起。只要和灰原同学在一起的话,就没关系吧。他这样想。带着隐隐的紧张和兴奋。他学习走在她身前保护她,学习在必要的时刻成为她的英雄。
要成功,要勇敢,要一鼓作气。
茶色头发的小女孩伤到脚。
就是现在了。
走过去,鼓足勇气——

“我先帮你治疗伤口!你、你别动哦!”
“治疗伤口……”不太相信的表情,“你有带绷带吗?”
年幼的男孩子少有这么自信的时候。
“没问题的!”他说,“只要将毛巾交叉剪开的话……”手下快速地动作着,“你看,这不就是绷带了吗?”他小心翼翼地把“绷带”绑在少女的脚上。
“——最后再这样打上结,就大功告成了。”
“哇…”茶色头发的少女终于露出钦佩的神色,“你真厉害。”
摸着脑袋,他有点开心。
“嘿,我早就知道要这样做了哦。其实我上次在露营扭伤的时候……柯南他……”到这里才突然意识到什么,“柯南他就是这样帮我弄的。”肩膀也垂下来,“唔,他真棒,什么都知道。”
本以为会得到附和,少女却轻柔地斥责道:“笨蛋。”
“诶?”
“重要的并不是谁传授你这些知识。不是从哪里学到,而是要把学到的知识活用。对我而言,”她些微地扬起嘴角,“现在的你就是最棒的急救人员了。”
心脏扑通扑通,他只能怔怔地望着她。
“光彦,谢谢你救了我……”
少女的笑容近在咫尺。
好近。仿佛眨一下眼睛就能含在心里。又远得摸不到。要怎么做。

“那个,不、不用——”

啊啊,要怎么做呢。
怎么做才能结束混乱的情绪。
怎么做才能留住这样美的温柔。
怎么做才能快一点长大,长大到足够拥抱她。
长大以后告诉她。

就告诉她——

When he was 17
   
    “不用谢不用谢。”
他使劲冲对面的女孩摆手。对方也使劲弓着腰。
“谢谢,一定要谢谢。”
“不用,都说了不用谢。”
“谢谢,一定要——我说,我们到底要互相谦让到什么时候?”
身穿帝丹高中女生制服的女孩子,俏丽的齐耳短发,可爱的圆脸,是适合笑容的长相,此刻却有点不高兴地皱着眉。
“圆谷君对我越来越客气啦。”
同样穿着高中制服的男生反驳道:“吉田同学不也一样?”
女生抿了抿嘴,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在手里的笔记本上,“总之,谢谢你把复习资料给我,入江老师超级难搞,全年级也只有你能对付他了。”
“……不用谢。”
“啊啊啊,好了好了。”吉田步美不耐烦地挥手。课间休息的学校走廊,时不时地就有一两个手牵手八卦的女生,或者一群提着篮球的男生从他们面前走过。她翻开手里的笔记本,状似不经意地问:“那个,圆谷君有女朋友了吗?”
少年靠着走廊的墙壁,“怎么忽然问?”
“想知道就问了。而且…………”
“而且?”
“我们被传交往也蛮久了?你也不能一直拿我当挡箭牌。”
“……对不起。”
他老实道歉,换来对方一个肘击。
“装什么啦一定在偷偷笑!”
“被发现了。”
少年抬头,眉眼和煦温暖。阳光从窗外打进来,铺在他少年的脸颊上,连鼻尖上的雀斑都显得活泼。女孩子瞥了他一眼,径直走到那扇窗前,干脆把可恶的阳光挡了。站在那里可以看到远处的棒球场,挥棒击球的声音清脆空灵,一下又一下。她突然问:“圆谷君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
对方答得很快:“笨一点的吧。”
“……?”
“遇事笨手笨脚……冒冒失失,神经有些大条,行为大胆些倒也没关系,比较容易亲近。”他说,“我喜欢这样的女生。”
“那真是太不幸了,我这么聪明,你大概永远也不会喜欢我。”
“少来。”
“你敢说我不聪明?!”
“这次的期考结果是我登在成绩册上的,要我讲一遍你的分数吗?”
“圆谷光彦!!”
少年的嘴角擎着微不可寻的笑意。

十七岁的时候,他与他的青梅竹马不再用名字互称,他们礼貌地叫对方的姓氏。尽管他们依然斗嘴、胡闹,开彼此的玩笑。
十七岁的时候,他说他喜欢笨手笨脚、冒冒失失、神经大条、行事大胆、容易亲近的女生。而她知道他在说谎。

When he was 9
   
“灰、灰原同学。”
小男生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肩上。做完这个动作他万分紧张地注视着女生的反应,直到确定对方并没有反感,才安心地松了口气。
他紧挨着女生坐下,身后是冰凉的岩洞壁。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等待。”女生冷静的声音里透出疲惫,撑了五个小时的倦意终于席卷而来。
“真的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尽管拼命掩饰,轻微打架的牙齿还是泄露了他的恐惧。
“会的。”她停了一会儿说,“要相信江户川。”
小男孩咬了咬嘴唇。
“灰原同学从来也不会害怕的,对吗?”
这是什么问题。她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当然会怕。”
“什么时候呢?”
什么时候?大概是……
想起某个自大侦探的嘴脸,她轻笑道:“秘密。”
又是这样的笑容。男生想自己该有多喜欢看到她这样笑。于是他慢吞吞地吐出一句:“一定是和江户川同学之间的秘密吧。”
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我就没有。”男孩子不服气地嘟囔。
她抬手把肩上的衣服紧紧地抓住,“现在不就有了。”
“……哪有。”
“这个山洞。这个地方。就作为我们之间的秘密吧。”
“诶?”
“愿意吗,不告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女孩儿这么说的时候,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与宠溺。他隐约觉得她这样的口吻和母亲在家哄骗他吃不喜欢的蔬菜时很像,有点好笑,又完全无法拒绝。
于是他重重地、重重地点了头。

那几个词。秘密。只有我们。不告诉别人。
那大概是他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动听的邀请。

他看见女孩子在那个瞬间表现出明显的如释重负。他想,灰原果然不是个冷漠的人。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偶尔扫兴的冷冰冰的发言、淡漠的眼神和表情,所有这一切都一定不是真正的她。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认定。也想不出这个结论与之前的交谈有什么关系。这份略带无奈又无比欣喜的心情,已经让他忘记了逃亡中的伤痛、忘记了饥饿和寒冷。
时间如果可以静止的话,并不需要停在任何不是现在的时刻。
“灰原同学你……有喜欢的人吧?”
是柯南吗。

困倦到闭上眼睛的前一秒,他轻声问。

When he was 15

    “光彦有喜欢的人啦?!”
推开家门的瞬间就被人结结实实地抱住。
“喂、喂喂……”
拼命挣扎才脱困,他一连退后了好几步。
“姐姐!”
圆谷朝美一脸兴奋地凑过来,“快说快说,是不是偷偷交了女朋友啊?今天人家都找到咱们家来啦~”
“哪有什么女朋友啊等等——谁到我们家了?”
“你的小女朋友嘛。”
“……到底是谁啊。”
他关上门,拖着永远少根筋的姐姐快速走到里屋去,免得她太大声所有的邻居都听见。
“我没有女朋友,”他不得不重申,“所以来家里的是谁?”
“你们小时候常在一起,我也见过一面的那个小姑娘。就是后来很久都没再见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啊?”

第一个闪过去的名字让他愣在原地。
他张了张嘴,发不出声。过了很久他才听见自己结巴着问:“是……是吉田同学吗?”
“对啊是叫这个名字吧,齐耳发,很可爱的那个。现在都长大了呢。”

啊,是啊,当然是步美。
除了步美还能是谁。
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他突然笑起来,为自己几分钟前骤然加快的心跳。

“喂喂,你和这个、步美,真的在交往哦?”
“……姐姐你怎么都不听人讲话的。”他往沙发上一坐,用力搓了搓脸,“她大概是来还上次在学校借的CD。你不要乱想了。”
圆谷朝美也跟着坐在弟弟身边,“这有什么乱想的?你们认识这么久了,在一起很正常啊。”
“国三的课业很重,哪有时间想那些。”
“真的?”
“真的啦。”
她睨着他,见他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终于叹了口气。
“你啊,忘了那个人吧。”
“……”
“过两年我结婚,自家老弟的小女友来给我做伴娘怎么样。”
“……”
“就去谈一场真正的恋爱吧,光彦。”
她突然伸手揽过他的脑袋,把他按进自己的胸口。
动作是恶狠狠的。
“好吗?”
问句却温柔极了。
很久之后,她的胸口传来一声闷闷的“嗯”。

就忘记那个人。忘记那些不属于未来的。
好吗。

When he was 16

提问:最勇敢的时候是?

“大家想好了吗,讲讲你们人生中最勇敢的时刻?”
户外教学的地点是警视厅,主题是“警察素质”。负责这次教学的老师在活动室的黑板上写着问题,等着学生回答。
作为班长自然是第一个,他站起来,有些羞涩地挠挠脸。
“七岁的时候,”他说,“一个人跑去丛林里寻找萤火虫。”
学生里立刻发出哄笑声。
“为什么呢?圆谷同学小的时候很喜欢萤火虫吗?”
“啊,不。”
不是的。铅笔在手指间转了几圈,他在记忆里搜刮可以被形容为“勇敢”的时刻,最后找到那个独自前往丛林的自己,害得少年侦探团的伙伴担心,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
可那时候她微笑了。见面的时候,当她得知自己冒险的原因,笑着对他道谢了。
“大概就是为了……看见那样的笑容吧。”
“什么?”
老师没有听清。
“……”
他捏紧拳头,无法说出心里的起落。他突然庆幸升入高中以后他和步美元太都分在了不同班。他此时的样子,是一点也不想让他们看见的。
“对不起,打扰一下。”有警员推开活动室的门,“都安排好了,可以开始参观。”

可耻的感到“得救了”
他跟着队伍一起走出活动室。走在最后面,尽量避免被注意到。他听着身前几个男生兴奋地讨论着警视厅里哪里最帅气哪里最神秘,那些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不用抬头也知道怎么走。耳边似乎还有一群孩子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警官嬉闹的声音,而自己也在他们中间。
也在他们中间……
那是……

圆谷光彦突然停住了。本来就在队尾,没有人发现他的停顿。
只一瞬间,再也迈不开步子。从右手蔓延到全身的僵硬,让大脑一片空白。
他看见了。
下一秒就反身,箭一样地冲出去。
他看见她了。擦肩而过。
又或者根本没有看见。
是幻觉。
灰原哀。
是吗。

——灰原哀?
他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警视厅正门口,冲着那个走进车里的身影大声喊。接下来是汽车飞驰而去扬起的尘土。他追进尘埃里,眼睁睁地让她不见。
只有侧面与背影,只有白大褂与手插口袋的姿势,只有茶色的头发与淡淡的特殊香味。并不如他一样穿着国中生制服,身形也比一般女学生高上许多。
那是一个成年女性的身影。
那是她吗。
为什么会以为是她呢。
少年终于因为吸入了太多灰尘开始咳嗽。咳得太久太剧烈,连眼睛都湿起来。

提问:最勇敢的时候是?

他已经非常努力地去长大了。
却还是怎样都追赶不上她。

When he was 20

“欢迎光临!!!”
挺着大肚腩的胖厨师抬头看见来人,职业笑容立刻发自真心。
“好久不见啦,光彦!”
清瘦的青年不太习惯店里食客们好奇的目光,点头算作回应。直到坐进距离厨师最近的台座里,他才四下打量起来。
“挺不错的嘛,这家店。”
“那是!师父今天休假,把店交给我了!吃什么随便点,这顿我请!”
“那……”他看着童年挚友,慢吞吞地说:“来一碗鳗鱼饭?”

高中毕业之后,小岛元太没有和他们一样继续上学,而是拜到一位有名的定食师傅门下学艺,立志成为名厨师。
“说起鳗鱼饭,”他美滋滋地回忆,“每天十碗鳗鱼饭,就十碗,也不多。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它了。”
“……对你来说怎样才算多啊。”
厨师拍拍肚子,顺手推给他一碗香气四溢的鳗鱼饭。
“我说光彦。”
“嗯?”
“你和步美,你们都还好吗?”
“嗯。老样子。”
“步美她——”
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放心,还是单身。”
“谁问、谁想知道这个啦!!”满面通红的胖子大声嚷嚷,“我根本不、我是想问你——听说你交了女朋友?这回是真的?”
转移话题的伎俩太不到位,但他乐于顺着他的意。
“叫做千山沙美,蛮有趣的。”
笨手笨脚、冒冒失失、神经大条、行事大胆、容易亲近?
“是的。”他轻轻点头。
小岛哼了一声,“你们啊,从十年前那件事之后就再没变过。你和步美都是。别以为交了女朋友就能骗过我。”
他埋头扒了两口饭,才后知后觉地感叹:“已经十年了?”
眼神里是真的惊讶。

十年前策划了许久的生日派对,邀请了最要好的朋友。提前几个月做准备,和步美互相打气,相信一定会成功——很简单的,肯定可以的。
只不过是把心里那份积压太久的稚嫩想法公之于世。
只不过是让心里的那个人也知道。
他总觉得可以看见那个人的笑容,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那个名字已经在他的演习里被反复念过。不会出错的。能行的。尽管还没有长大,但竟然也拥有机会。他想。这不是作弊。它可以成为他们之间的第二个秘密。
一定要告诉她。
就告诉她——

“我记得那天你的脸超级臭。”小岛说。“还有步美,眼睛都哭肿了。”
“……哈。”
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如今他们已经可以笑着说起。然后用拳头互相轻砸向对方的胸口。
但十年前不行。那时候的他们还会哭,还会痛苦得无法入睡。还会斤斤计较地想,是不是非得用如此长久的难过才换得来成熟。
十年前的那天,等来的不是江户川柯南与灰原哀,不是十岁的吉田步美与圆谷光彦期待已久的机会,而是最重要的朋友消失不见的通知。讽刺的是,通知他们的人竟然是失踪已久的工藤哥哥。有人回来了。有人永远离开。
无处可放的祈望,戛然而止的心情,未完待续的梦想。
成了一场延续十周年的失恋。
不过——

“不是你想的那样。”
临走的时候,他对小岛说。
“什么?”
“已经不是你想的那样了。至少我不是。”他说,“都结束了。”
“……”
“这次没有说谎。”

很多年以前,他曾喜欢这样的女孩:成熟聪明、沉着冷静、虽然难以接近却有最善良温柔的心。
那是十年前。他没有说谎。

When he was 21

“这里这里!”
千山沙美干脆站起来挥舞手臂,在坐满人的公共教室里显眼极了。
“快点,一直给你占着位呢。好位置哦。”
他从人海中跋涉过去,最中间第三排,黄金“地段”。
“很早就来排队了吧?辛苦你了。”
“好不容易遇到光彦也感兴趣的讲座……可以和光彦一起听的话,这点辛苦算什么。”
喜欢就讲出来,讨厌也讲出来,她的直率总是让他感叹。
“不过,”沙美眨着眼睛,“光彦为什么突然想听这个讲座?”
“没什么。”他说,“对主讲人好奇。”
“啊,Moore教授真的很厉害,二十一岁就被FBI请去做顾问了,无论是科研成果还是研究领域都让人瞠目结舌呢。虽然是日本血统的女性,不过已经是美国公民,多少有点可惜吧。”
“年纪呢。”
“嗯?”
“Moore教授。”
“唔……”女孩子心算了一下,“大概有三十来岁?还很年轻就这么有成就,厉害吧?一想到她能来我们学校开讲座,就觉得好荣幸。”
他不置可否。
女生想起包包里还带了好东西,立刻献宝一样拿出来。“光彦你看,教授来日本前,八卦杂志专门开了关于她的专题栏目。”
标题蛮耸动的。文章内容不外乎就是八卦年轻女天才的感情世界。
“Moore教授没有结婚,也没有任何对外公示过的男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单身啦。不过哦,外界都传说教授心里一直喜欢着什么人,会和警方打交道也和这个人有关。” 女生聊起八卦话题总是最起劲,“你猜那个人是谁呢?会不会是FBI的头子,啊,难道是日本警示厅厅长吗?”
“别闹了。”他忍不住笑道,“那家伙喜欢的人……”
一定只是个自命不凡、狂妄自大的侦探吧。
“诶?”
“哪里危险就往哪里冲,面对再恐怖的尸体也面不改色习以为常,经常头头是道地讲着普通人不知道的事。简直像在炫耀。好多时候都让人想揍他一顿。”
作弊的智慧持有者。
就是这样,缺点说出来足以编成诗。
但却是所有人心里不折不扣的英雄。
但却正义感十足,温柔且善良。

那家伙喜欢的,一定是这样的男人才对。

千山沙美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你认识人家吗?”
那个瞬间公共教室的门被人推开,坐席间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
他于是闭上眼睛,笑着摇了头。

“不,不认识。”

When he was 19

十九岁生日当天,他第二次去了那个山洞。
距离上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到那里,已经过去十年。
那时她对他说的话,连同所有她冰凉的言语尘封在记忆深处,从不敢独自回想。
那是少年侦探团最后一次集体寻宝活动,他和她分在一组。侦探团的活动总会出现意外,果然他们被人追杀,躲进了一个隐秘的山洞。就是在那里,他们做了一个小小的约定。

[愿意吗,不告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一切与你有关的事。
不再让第三个人知晓。

他不知道这一次出发的原因,也不去计较等待至今的理由。他像七岁那年独自去找萤火虫一样,背起背包独辗转数十公里,重新回到了那个山洞。
洞口显得小了许多,他猫着腰钻进去。曾经觉得高不可及的顶壁此时伸手就能摸得到。水珠掉落下来,发出“滴答”的声响。另一些则顺着岩壁汇聚在最底边,形成流动的小“河”。他跟随它向深处走去,找到了当年与她一起休息的角落。

[这个山洞。这个地方。就作为我们之间的秘密吧。]
是这里。
被低矮的顶壁迫得不得微微弯腰,他用双手撑住身前的岩壁。身体圈住的就是曾经他们坐着的地方。他仿佛还能看到那两个小孩子的身影,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仍然彼此依靠着,聊着最天真的话题。
就到这里吧。
在这里告别怎么样。
他对自己说,然后就可以离开。只是在扫视顶壁的瞬间,全身突然像触电一样颤抖不已——就在他们曾经休息的那个角落的正上方,岩洞的顶部,深深地刻着几个小字。
他仰着脖子,那一排已经十年未见过的字迹,几乎要碰到他的鼻尖:

光彦,谢谢你。
还有歪歪斜斜却温暖无比的笑脸。

十九岁的圆谷光彦知道,这是长大以后才有资格获得的宝物,是那个曾经叫做灰原哀的女孩儿跨越时光传递给他的耳语。
“……不用谢我。”
所以他只能抬起手臂,用力地压住眼睛。
不用谢我。不用这样。
他想要的那么少,而她从来都明白。
当眼泪从手臂间隙中渗下来,他终于把那句从孩童时代就凝结在心里的话说出了口,尽管再也不会有人听见。

When he was 7

“光彦,谢谢你救了我……”
少女的笑容近在咫尺。
好近。仿佛眨一下眼睛就能含在心里。又远得摸不到。要怎么做。

“那个,不、不用——”

啊啊,要怎么做呢。
怎么做才能结束混乱的情绪。
怎么做才能留住这样美的温柔。
怎么做才能快一点长大,长大到足够拥抱她。
长大以后告诉她。

就告诉她——

“灰原同学,我……”
我想保护你的笑容。

END
goodbye & goodnight

本帖最后由 愿哀如爱 于 2013-7-9 23:20 编辑

啊啊啊啊啊啊啊罗丹大大先让我抢个沙发,大大我要告白!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
============================
之前在本子里看到这篇文的感觉都要忘啦,就记得小哀的温柔~现在发现小哀还没从对工藤的感觉里走出来啊还是我理解错了设定cp我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理解呢谁来告诉我?!有人能懂我在说什么吗?!和大家断的这么干净的小哀让人so心疼TAT离开这些人一定也很难过
不过光彦真的是可爱的男孩子,有你这么照顾着小哀,太好了^_^慢慢长大吧,你会成为和新一完全不同的优秀男生,魅力度不差他!

12周年了呢~

TOP

回复 2# 愿哀如爱

你理解的完全没错!

TOP

柯南这么久都没完结的现在还能有这样的好文真是难得呢!
逝去的时光,今世的宿命 前生的往事不想再提, 上天注定,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 因此我学会了放弃…………

TOP

喜欢文风~可惜是短篇,要是长篇就可以追了
未来很简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