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短篇] [14-06-29][柯哀]记忆租借

收录于12周年纪念本《Recall》之中,托大家的福,已完售 ^ - ^
在13周年之际在论坛放出,方便去年错过本子的朋友们查看,当然如果你已经看过了想 补个REPO也是相当欢迎哦!


---------------------------------------

记 忆 租 借


“时间隧道向着唯一的一个未来伸展。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种可能性都被排除。
“而那些被排除了的「过去」,究竟该往哪里去呢?”  *



灰原哀的耳朵一动,放下了手中的活儿,朝着教室的一角望去。

隔着几排课桌,念到这里的吉田步美已经停下。
在她两旁的小岛元太和圆谷光彦等不到下文,都把头凑过来想看一眼后续。
步美却把书本“啪”的一声合起,用少女式的陶醉表情叹道:“猫柳先生,真的好帅哦。”
“帅?哪里帅?书里讲他帅了嘛?”
“元太你没听懂而已~步美这是在说猫柳先生的台词很深奥,对吧~”

图书角前,三个孩子不着重点地讨论着其实应该用“时间唯一性”来解释的话题,让这个放学后的教室也变得热闹。
而此刻的灰原哀,正面对着她那个心情不太好的同桌——因为某种需要,他已经坐去了前面的位置。
江户川柯南费力地拆解着一个手工材料袋。出于安全考虑,分给小学生用的美工刀刀口很钝,和一般的铁尺没有区别,在划塑料袋时有一种难熬的不顺畅的感觉,耗得他满心焦躁。这种气氛也传到了灰原哀那里,可她只是(丝毫没有想帮忙地)看着。
“哎,你们几个,故事书已经看了好一会儿了吧,快点过来把作业完成行吗?”
江户川边折腾边问。

但是完全得不到搭理,教室另一头的三人仍扎一小堆交流着:
不是说要去博士家录假面超人吗?
等一下嘛,我还没填借阅卡。
你又没把书带走,不需要写这个的啦!!
不行,小林老师说的,只要看过就必须记录!……
……
“啊啊~要回去了嘛。”看来那帮小鬼没打算干正事,江户川也没什么执念,像是解放了一般舒展下筋骨,拿起封口夹准备把袋子封上。

“是‘我们’要回去了,但柯南,你们不行!”
仿佛这才看得到江户川柯南的光彦用毫无征兆的嚣张语气回了一句。
“呃?”江户川僵在原地。
“因为,我们是少年侦探团!”
“……哈?”被牛头不对马嘴的说法搅得越发迷茫。
“之前已经有过好几次了吧?!明明是五人一组的手作!却都是我们三个人完成的!!”元太愤愤不平,用他胖胖的手指直戳江户川与灰原的方向。

他们所说的手作,就是江户川手边这包材料一个系列的东西,这个学期老师似乎已经布置过三次,之前那三次做了什么东西,也许他得先和灰原哀私下商量一下才能说全。事实上他早就过了对什么小飞机小火车小坦克感兴趣的岁数(更别说他都开过真的),看到这几个小孩儿这么热衷才退居二线,没想到反而……

“一个出色的团队怎么可以有一直不出力的人?”——光彦讲。
“不管怎么说你们起码得靠自己完成一次吧?!”——元太讲。
“柯南和小哀也不能什么事都依赖我们啊……!”——步美讲。
都是一副嫌弃剩下两个团员拖后腿的样子。
“这可是为了你们以后能长成独立自主的大人!”——他们异口同声。
灰原哀看见江户川柯南转向自己,然后两个身体里“独立自主的大人”的灵魂面面相觑。

元太幸灾乐祸地做起鬼脸,催着同一战线的伙伴们快走。
可光彦的视线一和灰原对上,立即虚了下来:“要帮忙的话……”
“不行!”步美着急地档在了光彦面前,余光瞥了一记呆站着的柯南君,又别过头,像极了一位下定狠心要磨练儿子的母亲。

于是他们推推搡搡地走了,留下一间印着半边斜格子阳光的空教室给最后二人。

“不就一个手工嘛,多大点事。”江户川柯南自言自语。
在这个模样的年纪,他都数不清帮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小姑娘做过多少个了。
“哦对了,我记得当时有一本很详细的……”他咚咚咚咚跑到后面的图书角,踮起脚尖,抽出一册开本很大的硬皮书,“啊哈,有了。”哗啦啦翻起页来。
只是看着看着,就好像沉浸到回忆里去了。
“咳嗯。”灰原哀对着那个离自己有些距离了的背影提醒一声。
“哦、那,”他如梦初醒般加快了翻页速度,“那……这次我们来换一样没做过的?”
书页翻动形成的微风把刘海吹起,直到他眼睛一亮:“火箭!”——真没坐过。
他抱起书快步回到座位,拿起马克笔,开始给纸板划分区域。

“有劳了。”对面的灰原趴下身来,枕着手臂,侧头闭目。
这种像被泼了一小杯冷水的别扭感,不管来多少次,江户川柯南都习惯不了。
“……你怎么总这样没干劲?” 他用套着笔帽的那一头戳了戳她头顶的发旋儿。
“你有资格说我吗。”女孩子懒懒的声音隔着布料发出。
“现在我手上有马克笔,”他轻松地说着,“等你睡着了,就画花你的脸。”
听到这句,灰原哀立刻睁眼竖起,也顾不上半边已经睡乱的头发:“你做得出来?这种事?” 语气中带着鄙视意味的难以置信。
见她这种反应,他趁势得意地笑:“为什么做不出来?”
全日本警察眼中的救星,全日本女学生眼中的白马王子,到头来也不过是个想用马克笔对女孩子恶作剧的臭小子。这么幻灭的现实,也许让它永远成为一个谜比较好。
“差劲。”她皱眉评价。
“这可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最做得出来的事。”他自嘲起来,倒显得委屈。
“……你可真是对这个年纪乐在其中。”
虽然身为罪魁祸首的自己好像也没有资格讲。

她叹了口气,像是达成某种妥协:“事先声明,我短暂的学生时代从头到尾是靠跳级推进,从来没有花过时间在这些东西上——这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她一手拿起比筷子还细的木棍,另一手在书页上滑动,对比着教程。
“哦哦,原来不肯动手是怕出丑?从此转型成‘笨手笨脚的灰原同学’?”
——竟然说一个科学家笨手笨脚。
“咔嚓”一声,科学家手中的木棍折断。
“喂、喂……别拿作业出气嘛?”对方马上青着脸劝,挑衅气永远保持不了多久。
“我没有啊,只是书上说这里需要一根短的。”她用毫无起伏的声线回答。把小木棍抵在发射场外围的栏杆上,随后拿起了美工刀。
“不,你别动这个。”对面的江户川伸手拿过她手上的刀,取而代之的把胶水递了过来,“就这么定了,分工。”
这种看似绅士的决定,其实也没多大意义,她想。
那么钝的刀,她既割不伤自己,也没法在下次一言不合的情况下用作凶器。
可是看到他在使用过程中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又好像了明白了什么。
也许他只是不想再让她心情变糟。

教室里只剩下工具被拿起放下的声音,以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
被胶水弄得粘腻的手指偶尔会碰到一起,也全然不在意。
渐渐成型的火箭,大概有30公分的高度,比预想的要大一些,摆在桌上竖直,顶端能与视线齐平。觉得有趣的女孩子不由感叹:“还挺厉害……”
“呵,不过是‘全能型’的正常发挥罢了~”大工程师用拇指点了下自己,又开始端着模型旋转审视,“这一块好空啊,要不写点什么?制造者之类的?”
“‘救世主与女魔头’。”她撑着脸建议。
“呃我还是……帮你画只小狗上去吧?”——不然这份作业就交不出手了。
他为难地微笑着。

灰原哀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涂了一只像是蝴蝶犬的简笔画,并不是有多可爱。
不过这样一来,总算是大功告成。
新鲜感成就感各占一半,像一块亲手做出的糕点。
从没想过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得到这个版本的记忆。
甚至不需要像科幻小说那样,与“时间隧道”死磕硬碰。
所以这块额外的附赠,一定要吃得慢一些。

“瞧你,不是挺开心的吗。”
“嗯?”
她抬眼看他,对视几秒后,头朝一侧歪,“那么,我开心起来是什么样的?”
“呃……”听她这么问,他的嘴微微张开,思考很久才断断续续地说,“你开心的样子呢,也是分很多种的,像是刚才我说的那个和你现在的这个就有点不一样……你要是照镜子看自己的话,可能又是另一种……”说到一半又停住了,词穷,认输似的耷拉下脑袋,摸了摸鼻尖。
听到对面的女孩子轻声笑了起来,他不由的感到窘迫,脸颊有些发热。
“你说有那么多种,而我自己一样也看不到。”灰原哀用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语气说,“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只能由着它转瞬即逝,真遗憾。”
“哎,你,别想东想西了,哪有你讲得那么麻烦……”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些焦躁。埋头整理东西,想分散对方注意一般,动静很大。
她也帮起忙来,把所有边角碎料用一张旧报纸包好,并且以为刚刚的对话就要不了了之。
“……我都记住不就行了。”
却没想到还有这句后续。
后续的句末,男孩子的声音不自然地含糊起来。

那时候的那家伙,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呢?
刻意避开似的,视线朝下只看手里东西;像是在笑,又像是想要掩盖住某种他自己都不太适应的情绪。
然后这个表情,她也记住了。

这只是所有她能记得的细枝末节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由“灰原哀”来体验到的一切,太过细碎和漫长,长得让她差点以为,它们真的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自己人生的一部分。
可现实是,还有比那更长的路要走。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对面空无一人。
膝盖抵着矮小课桌的底部,时间久了,有点发麻。
傍晚的风从窗外吹佛进教室,带着树木沙沙的摩擦声。

——时间的隧道,向着唯一的未来伸展而去。

低头看着桌面上摊开的硬壳手工书,搁在书页上的手指修长。
翻到最后一页,取出塞在插口处的借阅卡,视线自上而下,然后停在某一行:

XXXX年X月X日 江户川柯南 灰原哀

与前后那些稚气的字迹比起来,略显工整的两个名字。
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被用到的两个身份。
她眯起眼睛看着,放慢了呼吸。

——而那些,被排除了的「过去」,又该去往哪里呢?
清澈的朗读声,从曾经的空气中飘浮而起。

茶色短发的小姑娘与黑框眼镜的小少年并肩站在人们的“印象”里。
他们所共有的,是一段一段接不上“未来”的“过去”。
他们的故事就在某一天戛然而止,这个世界在本质上却没有凭空地失去什么。
所以并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宫野志保小姐合起书来,起身走到教室最后的图书角,弯下腰。
咔哒,嵌入原位。


记忆租借,在此归还。




— F i n. —





-------------------------------------------------------------------------------------------
*步美读的故事书,是勇岭薰老师的《我与未来先生的暑假》, 推理类儿童文学作品。

很喜欢这种清淡的文风O(∩_∩)O,点到即止~画面感很强,赞一个~
1

评分人数

  • ktysnow

TOP

和其他的文很不一样,喜欢!
Never frown,even you are sad,because you never know who is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r smile.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