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驳宫野姐妹杀人论兼谈秀一的价值观

我承认题目很跳针……orz

其实一开始是拜读一篇不错的文,讨论哪两位母亲是姐妹,〈三大家族的伦理剧〉(http://tieba.baidu.com/p/3148644256),开始出现这类言论【不赞成工藤家和宫野家有任何血缘关系,工藤父子是把正义感和名誉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人,而宫野家是黑衣组织体制内的人,就算是宫野志保一家都吃斋念佛,绝不作奸犯科,他们与黑组的关系以及犯罪嫌疑需要柯南,甚至妃英理做大量的工作才能洗清,宫野明美的十亿元抢劫案还造成了社会影响,几乎没有洗地的可能……如果工藤家跟他们有过于复杂的关系,对身边人,对社会也不好交代。】【是啊,明美和志保本心都不坏,但犯罪就是犯罪,柯南的价值观就是杀人必受惩罚,所以确实很难处理……】【新一和兰真的是天使般的存在,一般人是做不到那个境界的,秀一比主角新一就差在这里了,其他的能力很多都比柯南强。可惜的是能力可以学,这个价值观是学不来的。】(同连结的84楼)

讨论的情况还不错,没战起来。只是后来发现自己不小心驳了几千字,於是决定让他成文。= =而且某些说法如宫野姐妹是罪犯甚至杀人在网路上铺天盖地,但这种说法(杀人)与原著描述至少目前为止存在明显落差,另外柯南里面许多时候,我是更认可秀一的做法,觉得他的一些作风是价值观不同,没有所谓不如新一等人高尚。於是决定一起反驳一下。

【】中都是引述别人的文字。下面则是我的反驳。

首先写在前面,我不觉得工藤新一有把宫野家的人当罪犯看待,或者说想要制裁他们的心思,哀初次登场的时候或许有的,但后来柯南就把哀当成很重要的朋友,我相信工藤新一会奋不顾身去救所有的人,但当朋友看待、关怀又是另一回事,网上好些言论说他对哀好是为了情报或者解药,问题现有情节,他根本没强迫哀说组织里面的事,甚至没有尝试套话,解药更是哀自愿跟自动替他制作;对明美他也是惋惜、自责自己未能挽救明美;更是称呼艾蕾娜「真正的天使」,都不是【如果工藤家跟他们有过于复杂的关系,对身边人,对社会也不好交代。】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再者我觉得宫野姐妹处於那种的环境,固然不是也无法所有行为都无可挑剔,但如果要讨论角色行为是否触犯法律或至少游走於法律边缘,对所有人还是一视同仁的好,例如工藤屡次使用麻醉药麻醉人(毛利小五郎跟园子不知道挨多少针?)窃听而且教唆犯罪(包括窃听组织人物——这个问题应该较小;不知道秀一跟新一彼此是不是互相信任的夥伴,新一对秀一算不算窃听不谈,他想知道哀听什麼音乐,就打算用窃听手段,还要三个小孩帮忙),与秀一一起决定好,用楠田的尸体代替秀一,毁损尸体(加上水无,三个人都有分);兰在以为赤木量子是新一女朋友那回,直接踹破人家家门还把人踢晕在地上,算不算是过失伤人。。。?麻醉人跟毁损尸体固然有其考量与不得已,但也触犯法律了吧?但要说不得已,宫野姐妹的难处同样不少吧?若不觉得难处可以开脱,那对主角也应同样标准。

三来就算是撇开第二点,柯南里面主角对人貌似也不是触犯法律就必定制裁,【但犯罪就是犯罪,柯南的价值观就是杀人必受惩罚】多少会视情况而定,803回差点杀害妻子的丈夫,柯南跟哀就选择了放过(虽然说人没死,但这个可是犯人刻意犯罪且差点一尸两命,柯哀察觉犯人后悔且顾虑尚未出生的孩子,不想让孩子知道父亲要杀害母亲,於是选择放过),兰跟园子的同学被污蔑成小偷那一回,真正的小偷,兰她们也没有送警局(因为觉得小偷不是很坏的人)。

不过这篇文的重点放在宫野姐妹还有秀一,所以其他的人我不多说。


【明美和志保本心都不坏,但犯罪就是犯罪,柯南的价值观就是杀人必受惩罚】

首先我想要说的是,原著中根本没有情节能证实宫野姐妹曾杀过人。

跟明美一起抢银行的两个人,擅长开车的男子(化名广田健三)是被高大的男子(化名广田明)所杀害的(不知道他们的本名,用擅长开车的男子与高大的男子替代),明美还试图阻止他(画面上明美想拉开高大的男子但力气不够);明美只打算让高大的男子喝下安眠药,根本没要杀他,后续明美追问琴酒:「有件事我不明白,我跟你要的安眠药,给那个壮汉喝下后,他没昏睡过去,反而吐血就死了,到底怎麼回事。」这种情况法律怎麼判我想都跟一般有犯意的杀人罪不同。

哀目前提到的组织中的工作就只有做APTX4869,没有明确资料说哀本人用药杀人的吧(如果要说做药的人得负责,那按此逻辑,喝农药自杀或用农药毒死人,难道要归咎於制作农药贩售农药的人身上?)漫画中哀提到人体实验只说沼渊被送来做那个药的人体实验,证实组织中有人体实验存在,但哀也明确地说过自己不满组织将实验阶段的药物用在人体身上(18集),24集琴酒说可以用APTX4869杀人与钓雪莉时,提到雪莉是会赶来阻止用药杀人的人,琴酒对雪莉的认识仅限於组织时期的雪莉,且后续情节证实琴酒对哀言行判断的无误。这两段情节都足以说明哀在组织中对人体实验的态度的吧?固然可能她虽不满,但为了保护姐姐依然做,但同样也可能,她不满并阻止人体实验,但组织其他人不理会她,依然拿药人体实验还有杀人,既然现存资料不足以推论是何种情况,我想要说杀人、犯罪欠缺足够证据。

当然这牵涉到A药性质。

【不管是否出于本意,APTX已经杀了很多人了,看那一长串名单就能看出来,而且小哀自己也明知道这就是杀人的药物吧?我也说过,她们是善良的,但无法否认他们害死过人这一事实。】
【这就是你在偷换概念了,刀的制作者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农药就更不是了,它们有着正当的用途,而APTX没有。我上面并不是说她们本意要杀人,而是说这种药物毕竟杀过人研发者不可能完全没有责任,斗争结束后要想不受罚会比较麻烦,不对吗?】
【小哀说的是她本来也不想做什么毒药的,而且在列车篇里她说过“对不起,妈妈,我没能理解,因为这种药是不能够被制造的”,这两点足以说明她本心善良,也足以说明她拿到手里的时候,APTX的前身目标已经是取人性命。】
【组织中人用APTX害死人并不等於哀用APTX害人,用刀杀人的人,用农药杀人...a药死亡者名单是一个不能回避的梗,喝农药死亡的人肯定与农药研发者无关,但是a药不同,灰原作为一个药物研发者参与了受害人的死亡确认,这期间一直都没有收手停止研究,直到自己的姐姐出事才罢工,总之这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我估计73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笔下的灰原了,上不得下不得,只能用现在的方法,也就是萌化,多参与侦探团的日常】
【是的,她后来心里想说并不是那么梦幻的药物。APTX的终极目的肯定不在于杀人,但现阶段是这样的而已……从命名就能看出来,APTX4869,细胞程序性死亡+毒药。】
【也可能是在工藤新一之后组织开始大规模杀人,但时间好像短了一些,不过倒不是不可能说得过去。更矛盾的是在名单中,“工藤新一”是夹在很多名字中间的,一般来说,这种死亡名单会按照时间顺序,而不会是什么姓氏笔画啊读音啊一类的排序吧?】
【不是的,TX是toxin,也就是毒药的意思。确认死亡不是杀人,但导致死亡的原因就是哀亲手制作的毒药,而且她明知道会被用来害人吧?我觉得后来咱们完全偏离了一开始的话题,我之前说的貌似是无法否认哀的药物害过人,所以她的处理会比较麻烦,而不是在指责她没有牺牲掉自己和姐姐吧?】
【这不是啊,但毒药总是。】
【终极目的当然不是,我原话不就说过吗?但现阶段是,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不然根本不会取这个名字!】


首先是A药是不是杀人的毒药?第一集琴酒说这是组织新研发的毒药,但是也说这个药还没有使用在人体身上过,个人觉得第一集跟后来药物的定位应该不一样,如果要把第一集琴酒说的话(毒药)列入考量,那也应该接纳还没有用在人体身上这句话,而不是接受毒药的说法却觉得曾做过很多人体实验且已经杀了很多人。= =再说了能确定琴酒一定知道组织制作药物的原本目的吗?十八集柯南骂哀做出了毒药,但是柯南当时才刚刚认识哀,根本不可能知道A药原本什麼性质,不列入探讨药物性质的考虑。

A药原本性质是啥,到到哀的手上时是怎样,剧情根本没有交待清楚。小哀说原本也不是想做什麼毒药(多少也能表示原本想做的药物是其他性质),是回应柯南骂他做毒药(问题柯南那时根本不知道药物的性质为何),后来板仓那集,提到药物跟板仓的软体有点关系,如果是杀人的药物,我想不会有那麼样复杂的内容。女儿节人偶的那集,柯南提到哀做的那个药该不会是,哀回「让死者复苏的密药。。。这麼说你满意了吗?」后来又提到不是那麼梦幻的药物,「你放心吧,我的研究目标并不是要做出那种梦幻药物(让死者复苏的密药)……而是一种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无法体会其价值的无聊东西……」就像女儿节的人偶只对小女孩有意义。皮斯可也说哀能在父母研究上青出於蓝更甚於蓝,说明药物的研究目的是持续的。不管是让死者复苏的密药或只对少数人有价值,都说明一开始目的不是杀人。

我后来才发现为什麼部分网友一直坚持是毒药,因为哀说「细胞程序性死亡」加上所谓【TX是toxin,也就是毒药的意思。】【终极目的当然不是,我原话不就说过吗?但现阶段是,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不然根本不会取这个名字!】有位学生物的网友出来说明【学生物的在此。细胞程序性死亡应该是细胞凋亡的意思,增殖、分化、衰老、凋亡是细胞的基本过程。可以baidu或wiki一下细胞凋亡】跟杀生两码事。。。orz另外要说Toxin代表毒药,所以哀做的是杀人毒药否则不会取这个名,。。。orz多数药物本身都是有毒性的,还有降糖药吃死的,肉毒杆菌学名Botulinumtoxin,很多人都施打用以抗皱,有Toxin代表杀人毒药?一些能够使用在人体身上的药物学名也同样有Toxin,像上面提到的肉毒杆菌,用量不当当然也是能毒死人,但用量若洽当可以消除皱纹,因为药物本身有毒性而说这个是毒药或说制造的目的是为了要杀人不洽当吧?多数药物本身都有毒性,就如同安眠药,照医生吩咐服用无妨,用量过度会致命的(现在好像又改良了)。

哀说不满组织那种行为,琴酒说哀会赶过来阻止(如果组织中哀没阻止过,琴酒会这麼说?)他抗拒也阻止了但其他人不理他,哀又能怎麼样?哀确认死亡=哀杀人?我想更没办法成立。当年日本人杀人,然后让战俘挖坑,战俘难道能算协助屠杀?逻辑上我想说不通。
1

评分人数

组织中人用APTX害死人并不等於哀用APTX害人,用刀杀人的人,用农药杀人的人都不少,而且相信他们也知道有人会拿刀拿农药来杀人,我想没办法说他们都害死人?上面有人提到刀跟农药有正当的用途,一开始不是拿来杀人的,但就像我说的A药原本的性质也不是毒药。琴酒说哀会阻止(也确实尝试阻止),哀说自己不满组织作为,哀不满与阻止,但组织不理他,照样这麼做,她能怎麼办?如果没有药,组织就不会杀人?若琴酒没有以APTX灌新一,估计就直接给新一一枪(然后就出现《冥侦探新一》XDDD)。

【是的,停止研究也不能阻止杀人,但能阻止有人继续死在自己制作的药物上……上面那位吧友说的很好,上不得下不得,说她是犯人吧,但她确实本心善良;说她和新一他们一样是反抗组织的英雄吧,她毕竟在明知道的情况下制作药物间接害死了那么多人。】

如果今天是她一个人也许会如此,事实上明美死后她的确就罢工并吞药了,但先前如果她罢工,估计明美也会跟著完蛋(貌似詹姆斯也说过后来明美能够活著是因为她妹是组织重要的科学家),这又涉及到亲人跟旁人,如果在「(间接)害死旁人保全姐姐」与「放弃姐姐拯救旁人」之间选择前者也许是一种自私的行为。但是,一个人可以为了自己所坚持的正义冒险,但不表示他有资格拿别人(亲人同样也是别人,牺牲亲人并不会更理所当然一点)的幸福、安危甚至是性命,为了自己所坚持的正义犯难(当然,有没有资格是一回事,会不会这麼做又是一回事)。如果哀为了坚持自己的原则,强拉明美同归於尽,同样也是一种自私。而且这也不纯粹是「(间接)害死旁人保全姐姐」或是「放弃姐姐拯救旁人」,所谓「大义」与「小爱」的抉择,倘若第一集琴酒没有对新一灌下APTX4869,只会一枪解决新一,即便哀停止研发APTX4869也无法救赎任何组织打算除去的人,停止研发APTX4869无益於人有害於姐姐,唯一得到的不过是让自己安心罢了,而哀不会仅仅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点就强拉姐姐陪葬。当然不论哀个人意愿,「研制过APTX4869」而「APTX4869曾被使用在负面的地方」 都是事实。哀也从来未曾否认、或是试图替自己脱罪(24集即便冒著生命危险她也想阻止组织利用药物杀人可见她的自责与对研发药物的不情愿,她可以付出性命做为代价试图阻止,但却从不替自己的身不由己做任何辩白)。(我没创意,这段话直接搬感哀= =因为类似的写过的东西懒得重打)然后有了以下回应:

【第一种是大义凛然,第二种的普通人的选择。另外,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好研究毒药,组织就会一直让他们平安幸福的活下去吗?太天真了。在这两种情况之间选择哪个因人而异……拒绝研发药物就是自私吗?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明美为组织做事本就是为了妹妹。就像你说的,至少能有个安心,-死而无愧,而研发药物也不能保证姐姐的安全,还会害了那么多人。这种内疚真的是能从最根本摧毁一个人的,何况是她本心善良,总有一天会坚持不下去,这一天早晚会到来。如果那个人同样愿意冒险呢?明美去抢劫银行,本来就做好了可能回不来的准备,为了让妹妹能够逃离那个鬼一样的地方……做这种杀人药物还能有什么正当理由?就像之前讨论过的救人一样,有什么理由不救?思考都会想到组织有毁约的可能性,但她依然选择了赌一把,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插播)【就像之前讨论过的救人一样,有什么理由不救?】指纽约篇跟拉窗帘。。。大家请冷静喔。这个我们稍后再说。= =


【第一种是大义凛然,第二种的普通人的选择。……在这两种情况之间选择哪个因人而异……拒绝研发药物就是自私吗?】如果拒绝制药可以阻止组织再去杀人(为什麼我觉得这两件事没有因果关系?)也许还可以称得上大义凛然,不研发也救不了那些人,只会换个方法死去。如果牺牲掉自己跟姐姐,真能拯救那些生命,这麼要求恐怕还有道理(事实上人临难之时可以这麼要求自己,但安稳地坐在电脑面前要求别人舍生取义这个行为是否恰当?我只能说,如果我做不到,就不会去苛责别人;如果我能做到,就会知道牺牲还有支付的代价是多麼惨痛,那对做不到的人就更应该体谅与宽容)然而不是,只是让自己减少负罪感。我的确觉得拒绝开发药物是自私,就像为保障姐姐生存而制药也算一种自私。两种都是,只是私心想保全的东西或说价值不同。【另外,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好研究毒药,组织就会一直让他们平安幸福的活下去吗?太天真了。……而研发药物也不能保证姐姐的安全,还会害了那么多人。】幸福两个字就算了,宫野姐妹那种没有自由的生活没办法侈谈幸福。研发药物固然也不能完全保证姐姐的安全,但拒绝我想就是死路一条了。(詹姆斯也说过组织暂时不杀明美是因为他妹妹还有利用价值)。然后我懒得强调开发不开发药物跟那些人会不会被组织杀害根本无关。= =

后来我终於明白为什麼他们觉得哀可以不要研发药物了,因为他觉得明美赞成这种做法,根据是因为认为明美主动提出要带妹妹离开组织。然后当我提到明美是想让妹妹活著脱离组织,决不会毫不考虑具体的处境就以卵击石的(然后失败两姐妹一起死。如果只有她自己也许会冒险,但牵涉到妹妹安危,原著中她根本不会做出莽撞决定),我认为她知道秀一是卧底的时候,就希望秀一能救出妹妹还有自己,她先前也是希望能掌握有利资源(秀一)的吧,要明美抢银行是组织的要求,成功有赏(姐妹脱离组织),失败严惩(姐妹都被杀害),得到回应【确实是要活着脱离组织,但她自己也做好了可能回不来的准备,毕竟组织做事是什么样的她不会完全不清楚,他们怎么可能放那么重要的科学家走?组织怎么可能主动提出这种要求,】很抱歉翻开58集,詹姆斯明明白白地说过,失去耐性的组织向明美提出要求,成功有赏,失败受罚,那是组织提出的没有错。既然任务失败姐妹死路一条,如果不接抢银行估计就是当下姐妹立刻被杀害。我对宫野姐妹的理解是,如果今天要牺牲的只是她们本人,那麼ok(他们都不是会为了保护自己伤害别人的人),但是如果要牺牲掉彼此又是另一回事。
妳在干什么啊!俄诺涅,妳为什么要在沙地里播种?
By卡珊德拉(奥维德《古代名媛》)

TOP

【至于对生命的看重,不同的在于,宫野姐妹和我们其他人一样都是普通人,当年著名的1200万人质事件,哀认为根本不值得为了不相识的人牺牲自己,柯南又是怎么做的?……职员是否有负面影响,当时并不能确定,可以确定的是以当时的情况看来哀必死无疑,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救人了。……小哀当时对自己的生命本来就持消极态度】

【新一和兰真的是天使般的存在,一般人是做不到那个境界的,秀一比主角新一就差在这里了,其他的能力很多都比柯南强。可惜的是能力可以学,这个价值观是学不来的。】

我总觉得,要讨论一个人物的品性,要看她具体怎麼做,而不是看她自我怎麼样标榜。24集柯南告诉哀要找饭店的职员来替她开门,哀否决掉就是怕有人受伤害,「笨蛋,我不是告诉过你,跟我有牵扯的人都会被杀掉,所以那个帮我逃出去的职员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在保全自己跟避免危及别人之间,她就毫不犹豫选择后者,哀说得很明确,不这麼做是怕连累职员,而非对自己的生命消极,在不危及旁人的情况下她就选择变大,努力爬出酒窖。如公车中她的心理活动「如果我的身分在这里曝光的话……而且对方知道我是脱离组织的叛徒的话……那麼跟我一起搭乘巴士的博士和其他人……全部都会被杀掉」她不想连累的人也包括跟自己一同搭乘公车的其他人而不仅亲友。关怀的对象也不局限於人类,28集哀对著听到枪声受惊逃窜的小熊喊:「啊……不行!不能往那边跑」!;让小熊跟著他们走时就说:「至於为什麼让它跟著,因为我不想让这只小熊也遭到不测……」。

明美的戏份少,但就算是少少的情节中,高大的男子要杀害擅长开车的男子时,青山画明美努力地想要阻止(拼命地想要拉开他),女性的力量不如男性不是明美自己能够决定或者改变的,救不了人根本怪不了她。而且她同样不满组织过河拆桥地杀人,「有件事我不明白,我跟你要的安眠药,给那个壮汉喝下后,他没昏睡过去,反而吐血就死了,到底怎麼回事。」。

至於秀一,纵然不知道领妹跟组织有何渊源,不管领妹是秀一什麼人,是不是被组织变成这样,明美惨死在琴酒的手中,琴酒跟秀一有深仇大恨,但49集没有一枪射死琴酒,而是首先毁掉柯南留下来的窃听装置,否则就算杀死琴酒死去,组织其他人仍能够通过窃听装置调查,并让琴酒认为窃听装制是FBI设计的,以保护毛利一家人,还不继续狙击琴酒,避免引起枪战,说他不想波及一般百姓。

就算在那麼艰难的环境,琴酒仍说哀是那种会赶来阻止用药物杀人的人,明美仍愤恨组织杀人灭口的举动,在困境中保有自身良知。就算再深的仇恨与痛苦,秀一仍很理智地不殃及任何池鱼。这些都足以看出她们姐妹还有秀一对於生命的看重。

然后,

【:秀一那里我说的不是普通人的生命,而是对手甚至犯罪者的生命,新一认为他们的生命一样是有价值的,比如说事务所被劫持事件,兰拉窗帘后新一发短信来说谢谢就足以证明这一点。要是赤井,会直接选择狙击吧,这就是区别。秀一是一个对抗组织的英雄,而新兰,我想甚至可以称之为圣洁之人吧。太天真却又太明白。秀一那样说,是因为那时他并未发现柯南的真实身份,而且他们的惊天大计划里就包括了让众多FBI看到秀一摸了会留下指纹的东西,还要方便调查,手机这一步可能都计划好了。当然有对生命看重,但不如新兰那么强烈,以至于适用于每一个人,不管他干过什么。NY事件就是典型的例子,一般人看着要杀自己的人,高兴还来不及呢,他们却伸手去救,而此举在后来也真真切切的保护了他们。:后续就是,贝尔摩德在组织中处处保护新兰。】





老虎说这个就是结果论,如果贝姐后续不是选择保护新兰,而是忘恩负义地致他们於死,就像鬼蜘蛛对桔梗那样,欧阳锋对恩人,读者是不是还会认可救人的举动(当然情况是不同的,我觉得桔梗做得对,当时鬼蜘蛛已经无法动弹、无法去伤害别人了,桔梗不是救了人又不约束对方的作为)?而且贝姐的确保护新兰,但我想不能只看她被拯救后怎麼对待新兰,也要看她怎样对待别人。

1. 杀哀失败。
2. 杀茱蒂失败。
3. 杀新出智明失败。

要杀哀还可以说跟哀的父母有仇(父母债子女偿合不合理暂且不谈),要杀茱蒂还可以说是因为职务的关系,她可还要杀害跟组织没有半点关系的新出医生(为了要假扮他),满月时若不是秀一救场不堪设想(兰也保护了哀,但决定性人物仍是秀一,是他制伏苹果白兰地跟贝姐,而茱蒂纯粹是秀一救场才能幸免),新出医生若不是FBI出手相救早死於非命。

然后说到了拉窗帘,我始终是认为,如果在场的只有兰一人,她拉窗帘我绝对认可、佩服她,但在场有许多其他的人,兰能肯定那些人也都愿意拿自己的生命赌,来换取一个正打算杀害自己的人的性命吗?兰的逻辑是新一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死,我相信新一主观上绝对不希望任何人死去,但这能等於工藤新一万能吗?工藤新一不想宫野明美死吧,也不想要麻生成实死吧?他成功挽救他们吗?(新一至少还是自己去救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看重犯罪者的生命没有不对,但前提是能够约束犯罪者不再犯,前提是不妨碍守法百姓的生存权。

【愿不愿意,很多犯人还想要死呢,难道就应该放任他们去自杀?而且,小五郎会理解兰的,因为本质上他和兰是一样的人。而且她相信新一,相信新一能解决这个事件。我说啊,你到底明不明白……在那种关头,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啊,我们只能知道,如果兰不拉窗帘,那个人就会死;如果新兰不救下贝尔摩德,她也会死。至于他们是不是会继续危害别人,那就是后话了,他们会尽力去犯人绳之以法的。后来的事情,是有机会阻止的;而现在的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呵呵,没有义务,那我问你,兰和小五郎凭什么就要违背自己的信念,去满足那些人想要他死的想法呢?凭什么???你觉得这样危害了其他人的利益,但是让他死是不是同样违背了另一部分人的意愿?不管是否出于本意,APTX已经杀了很多人了,看那一长串名单就能看出来,而且小哀自己也明知道这就是杀人的药物吧?我也说过,她们是善良的,但无法否认他们害死过人这一事实。……确实,新一不是神,他也有失败的时候,但毕竟他同样救下了无数的人。一个是【必定】会死,一个是【可能】会有危险,而且可能性还很小,你觉得当务之急是选哪个?】


其实我不是很理解为什麼会出现【兰和小五郎凭什么就要违背自己的信念,去满足那些人想要他死的想法呢?凭什么???】明明是受害者被凶手针对了,为什么摆出一副受害者在针对凶手的样子?受害者只是不想受害而已,为什么偷换成想要他死?(「明明是受害者被凶手针对了,为什么摆出一副受害者在针对凶手的样子?受害者只是不想受害而已,为什么偷换成想要他死?」是老虎说的,我复制黏上)制服凶手(狙杀是不得已的最后的手段)不过是保护受害者的一个手段,而不是目的。就像马尼拉人质事件(菲律宾游览车被人挟持)那种情况,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视解救无辜百姓为第一要务,难道要说处於这种情况警察的救援手段(狙杀罪犯,挽救一般人民)错了?【你觉得这样危害了其他人的利益,但是让他死是不是同样违背了另一部分人的意愿?】如果这个人不想死,就不该用炸弹威胁,普通百姓不想受害而执法人员狙杀是正当防卫,可不能反过来说普通百姓要他死,如果他不危害那些人的生存,相信执法人员不会无缘无故去针对他,今天他都要杀人了,还不允许别人正当防卫的吗?(事实上我觉得青山这个案子根本是在教坏小孩,要是真有人遇到这种情况却妨碍警方救援那还得了。。。orz)还是那一句话,要救杀人犯尊重杀人犯的生存权可以,但前提是不要危害到一般善良百姓生存权利吧?我同意小五郎会明白兰,那其他几个人(放炸弹的人针对的对象,还有世良),跟兰无关的人也要明白认可兰吗?问题的症结根本不在救人本身对不对(我从来没说救人的行为本身不好),但是牵涉到旁人,若新一失败,后果不堪设想,而新一不是万能的,旁人没有义务跟兰一样要无条件地信任新一的能力,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没错,当然没错,因为是凶手在危害人质的性命。但有些人认为同样不应该直接杀死凶手,莫非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错了?狙杀凶手,是正当行为;留他一命,是善良高尚的行为,都没有错。而你上面的意思很明显是认为兰拉窗帘错了,所以我才一直反驳你。】
【新兰真的就是那种理想化的天使般的人物,太美好了。你不能理解正常,但请不要贬低。PS:辩论本身就是价值观之争,像“XX是否杀过人”,“谋杀对不对”这种问题根本就没什么好争的,因为它有普世的价值标准,而我们现在说的这个问题向来争议很大。】

【你觉得当务之急是选哪个?】

如果受威胁的人是普通百姓,我认可狙击的做法,

【但有些人认为同样不应该直接杀死凶手,莫非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错了?】

我从来没直接说谁对或谁错(这本身是个复杂的问题,但被青山简单粗暴地解决了),但要说秀一的做法(我也觉得他会直接狙击,今天要去看的M18貌似也有类似情节)不如新兰的做法高尚,我完全没办法认同,

【我同样认可狙击。在那种时候我做不到像他们一样的举动,但我从心底里敬佩这样的人,而不是贬低……我们都是普通人。而普通人却嘲笑比自己善良高尚的人,这倒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总觉得,真正的慈悲、博爱、善良还有高尚,是要能像秀一那样能仔细地考虑自身言行对旁人的影响(58集柯南说要请博士帮忙载走水无,秀一夺走手机说不能把普通百姓牵扯进来,那位一直跟我讨论的网友提出了这段是在演戏,让FBI看到自己拿手机,对照后来比对指纹,这点我也认可,但对照49集700码的情节,不把普通人扯进来的确是秀一一贯的态度。为什麼像满月,像49集700码,其他的角色也许会被说是在开挂,但是秀一不会?就是因为他的行为不是凭藉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而非仅仅体现自身纯洁无垢,缺乏对局势清醒认识的善意在现实中往往会导致负面的结果,正如《罗密欧与朱丽叶》劳伦斯神父所说:「美德的误用会变成罪过。」只是青山的作品,至少在面对主角群时,从不曾直视现实的惨澹,也就让整部作品无法更上一层楼。


写完了。。。orz
我是按照主题而不是讨论的顺序引文
想知道完整的说法请看连结
这两个月接下来的时间因故断网,留言等回来再详细回复,不好意思。><


顺便声明一下,我本来也没打算提拉窗帘还有纽约篇(基本上在网路上看掐架,都知道捧一个踩一个很容易引战),是对方提秀一不及新兰善良高尚,拿拉窗帘跟纽约篇作为佐证。。。= =而这两件事对我而言又分外地雷。
妳在干什么啊!俄诺涅,妳为什么要在沙地里播种?
By卡珊德拉(奥维德《古代名媛》)

TOP

好吧,也许是我弃剧了很多年的关系,所以当再次归来,看到雪夜楼主的文,以及楼主反驳的对象,才觉得怎么对方观点这么雷?
但是还是要赞楼主,真有耐心和那些人一点点讲道理,如果换成我这暴脾气……哎!

TOP

那个人好像经常发挺长的分析,有的我觉得写的不错,楼主说的那篇我经常看到被顶上来,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着先放着以后再看看,现在看到楼主的这篇文很庆幸还好没看。上来的第一个观点我就无法接受了……一定是天意嗯,冥冥之中我就没看那篇文真是太幸运了

TOP

返回列表